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sa】荞麦面先生【壹】


对,你没有看错,又是新坑。

舌尖上的sa

看到家里人做面吃,突然想要写了

最近挺忙的,不知道啥时会有有下一章

招待不周,请享用吧!

。。。。。。。。。。。。。。。。。。。




"……唔……嗯……是这里吗?"


樱井手中攥着弟弟写给自己的字条,抬着头疑惑地看着面前店面的招牌,再度拿起字条确认了一下。


【葉亭】


那娟秀的字分明地写着荞麦面店的名字和这家店的地址。


樱井扭过头,东张西望,看看是不是自己找错了,周围是不是有这样名字的店。


可是周围一排排的发廊和首饰店告诉樱井,他的GPS并没有出错。


他不由得犹犹豫豫地又向店里望了一眼。


没错,还是和他质疑人生之前一样,店里只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哥,安安静静地擦着杯子。


没有穿着T恤,带着白帽,忙着把面的水沥干的满头大汗的大叔。

也没有什么客人。

只有一个默默擦杯子的小哥。

这哪一点跟老字号本土第一养生荞麦面店这几个字挨边啦!

真的有传说中超好吃的荞麦面吗?

虽然这样说着,樱井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打扰了,请问现在是营业时间吗?"

"啊,欢迎光临。"店里的小哥抬起了头,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请到这边坐。"

樱井这才慢慢挪到了一张离这个小哥比较近的桌子坐定,抬头环视了一圈店内的装潢。

很古朴,也很干净。店面不是很大,却显得宽敞。淡雅的浅棕墙壁配上鹅黄色的吊顶,桌板是清一色的米白,椅子又都是木制,能看得出店主人确实为这家店下了不少的功夫。

"……真是个漂亮的店啊。"樱井不禁感叹道。

虽然自己至今为了尝遍全日本最美味的荞麦面去过了不少地方,但这样素雅的荞麦面小店还是第一次见。

这次听了居住在这附近的自己的弟弟的介绍,来到了这样一个完全不像荞麦面店的荞麦面店,而且店主小哥的身形,完全不像是会做荞麦面的样子。

樱井盯着荞麦面店小哥细瘦的手臂,出了神。

"客人你要点些什么呢?"荞麦面小哥有些哑哑的声音让樱井回过神来。

"有什么推荐吗?"樱井打开放在一旁的菜单。果然如同这家店一样,干净素雅。

"啊……推荐的话,这个。"

一股淡淡的柚子香突然凑近,毫不吝啬地钻入樱井的鼻子中。

樱井稍微侧了下脸,映入眼帘的是荞麦面店小哥栗色柔顺的头发和纤长的睫毛。

"这个。柚子冷荞麦。"

"哦,哦!"盯着小哥出神的樱井发觉自己的目线不对劲后,赶紧将视线转到菜单上。

然后就看到了一只超级好看的骨感的手。

天哪这个小哥哥是要帅上天啊。

"那就……柚子冷荞麦。"

"好勒~"

突然干劲十足的荞麦面小哥走到前台,将一旁刚刚煮好的荞麦面捞出来。挽起袖子,露出细瘦却结实的手臂,十分干练的用力震了下手肘,沥干了水,又在冰水中飞速地过了一下。

随即他又行云流水地将荞麦面装盘,摆好蘸面的面汁,单手端着,像是西餐店里的服务生一样轻巧又优雅地将荞麦面送到了樱井面前。

樱井因眼前的景象怔住了,举起筷子小声说了句象征性的"我开动了"就端起了碗。

而荞麦面小哥却站在他旁边微笑着看着他。

樱井更加不好意思,夹起荞麦面就往嘴里送。

"唔!"

嘴中扩散开来的香气和柔软细滑的触感顿时使樱井眼中放出了光彩。

简直就是一颗爆发的美味炸弹!!浅浅的柚子香,混合着荞麦特有的味道,简直是梦幻般的共演!!

并且温度也是那么讲究,冰凉中还带着些许没褪去的汤的温度,是让舌头舒适的,恰到好处的温度。

不仅是舌尖,甚至大脑也开始了痉挛。

这个荞麦面,这个荞麦面——

"超绝好吃!!"

樱井的一双大眼睛都在pikapika闪着光。

"这可是我的荣幸。"

"难怪叫柚子冷荞麦……简直好吃到离谱啊!"

"准确来说是柚子皮冷荞麦啦……不过,我更推荐你蘸一下面汁哦。"

"这样吗?"樱井又夹起一些面,蘸了蘸看起来有些淡微微泛着浅绿的面汁。

"唔!"

一入口的那一瞬间,樱井仿佛看到了广阔的农场。

轻快奔腾着的小羊,碧绿的草场。羊肉是那样鲜美,菜汁是那样甘甜。

入口的瞬间,仿佛在品尝整个自然!

"……这个是……这个是……羊肉汤!还有西芹!"

"客人您真的味觉很敏锐呢!"荞麦面小哥睁大眼睛鼓起了掌,"难道是美食家之类的吗?"

"细细熬煮的羊肉汤,用甜味增调味,再加上盐渍过的西芹汁,掩盖了羊肉的腥臊,只留下鲜味,就像是把整只羊融进汤汁去……恕我直言,先生家原本应该是开中华料理店的吧。"

默许了小哥赞美自己的话,樱井带着ドヤ颜说到。

"诶诶诶其实是超能力者!?"小哥更加惊讶,瞪大双眼凑近樱井急切地问。

太近了太近了!

樱井有点吃不消荞麦面店小哥的这一套,有点难为情地别开了脸。

"并不是超能力者啦……其实我只是区区一介荞麦面爱好者……"说到这,樱井又扭回头看着相叶,"但是,恕我直言,这道冷荞面虽然接近完美,却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嗯嗯!"相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拿出笔想要记录。

"首先……"

"对不起先失陪一下。"

这时有几个常客走进了店内,小哥只能先放下笔记本挽起笑容迎上去。

"欢迎光临。"

被冷落了的樱井有些小情绪。

"……ba桑。"

嗯嗯?

我好像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了。

是什么……ba……

诶……

soba?!

荞麦面先生吗??

樱井故意吃得很慢,偷偷听着"荞麦面先生"和那几个人的对话。

然后樱井就了解到荞麦面先生是一家中华料理店的大儿子,自主跑出来创业,还干过一段时间的调酒师。

原来如此,荞麦面先生的这一身行头估计也是从调酒师那一行带来的吧。

看着soba先生有条不紊的行动,樱井"嘿嘿"地笑了出来。

似乎察觉到了樱井的视线,"soba先生"带着略有歉意的表情走了过来。

"抱歉抱歉……那些人都是鄙店的常客……请问先生您的名字是?"

来啦!

"樱井翔,叫我sho就可以了!"

看到"荞麦面先生"走近了的樱井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大声地说了出来。

然后"荞麦面先生"就有些吓到了,两只手吓得往胸前紧缩。

好像……小兔子。

"……啊!那个,我是相叶雅纪。总之感谢樱井先生今天的光临……啊不对,应该叫sho才对……可是叫本名又太失礼……"

听着荞麦面先生可爱的碎碎念,樱井不知道怎的就握住了他的手。

迎面对上荞麦面先生的脸,清秀又不失帅气,带着些许的少年气,但又满满的都是岁月的味道。

尤其是那双漆黑的眼睛,笑起来黑得不见眼白,像是要把樱井吸进去似的。

"对了!"似乎并没有在意樱井的这一举动,荞麦面先生还回握了几下樱井的手,"就叫客人您shoちゃん好了。"

"而且,请务必!务必再光临鄙店!我正想要改进这道荞麦面呢!"

"啊,好,好的……soba……"

握着相叶热乎乎的手,樱井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把自己给这位先生冠以的"外号"叫出口。

这位"soba先生"不是荞麦面先生,而是aiba先生啊。

"怎么了么?"

看着aiba先生毫无疑虑的亮晶晶的眼睛,樱井如释重负地长呼了一口气。

没有傻乎乎地叫他的名字,真是太好了。

………………………………………………

在那以后两人就熟络了。不仅是樱井总跑来相叶这里吃荞麦面,有时相叶的弟弟来代班,休假时也和樱井悄咪咪潜伏到别的荞麦面店"偷师学艺"。

"我一直觉得这家的荞麦面的蘸汁很爽口,应该是加了甘草一类的植物。"

"嗯……甘草,还有之前那家的贝类高汤,感觉都是和柚子很合的崭新味道。"

"怎么样,要不要今天就改良试试?"樱井拨弄着碗里最后的几根面条,扭头问相叶。

"嗯……果然还是算了吧。"相叶摇了摇头,拿起一旁的餐巾纸擦了下嘴,又整整齐齐地将纸叠成原样,搁在一旁。

"相叶さん为什么对柚子这样执着呢?"樱井没有注意到相叶的动作,草草吃完了最后几根面条,放下筷子,起身去拿餐巾纸。

"因为……啊,shoちゃん,那是我用过的……"相叶犹豫着,抬头却看到正要拿起自己用过的纸巾的樱井。

"啊啊啊对不起!"樱井有点惊慌,连忙拿起旁边洁净的纸巾坐回了原位。

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为什么我会一瞬间想到这样就是和aiba先生间接接吻啊!

对自己的想法害羞到难以言喻的樱井,不禁红了脸,假装把弄着手里的纸巾,不去看相叶的脸。

相叶却没有在意,只是嗓音沙哑地缓缓开了口。

"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樱井不由得抬起了头。映入他眼里的,是那漆黑的不见眼白的眼睛中璀璨的星河。

"那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柚子。"



tBC.

翔哥哥与牙白的同人文(竹马篇)

唔,久违的更新

晚到的新年快乐

2016也要污下去(ง •̀_•́)ง

.

.

.

"牙白牙白……"

翔哥哥一边惊慌地在智能机上打着字,一边念念有词。

——急!正在熟睡的我的门把的头埋在另一个也在熟睡的是他竹马的门把的股间了我该怎么办!!?

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呢?

………………………………………………

二十分钟前

信号灯色的三人组聚在乐屋里休息。

相     桌      樱

二     桌

大概是这样↑竹马一边,翔哥哥一边。

二宫因为多拉马的拍摄,不一会就倚在他竹马身上睡着了。

他竹马也昏昏欲睡。

翔哥哥则打开了同人文网站寻找新文。

真是堕落了啊翔哥哥。

堕天使翔哥哥看着对面依偎着的竹马两人。

露出了秘制笑容。

(⊙︶⊙)

二宫你小子给我等着。

于是堕天使翔哥哥点开了一篇竹马新文开始阅读。

【"技术真好啊……nino。"】

【"闭嘴,不用你说……"二宫从相叶两腿之间抬起潮红的沾染O液的脸。】

【"我这是在夸你呢……nino。能被我看上眼的人可是很少的哦~"】

卧槽什么设定。

但是好像有点带感。

诶嘿嘿(´・ω・`)

真是堕落了呢……成为撒旦了呢翔哥哥。

此时相叶也睡着了,身体开始向一边倾斜。

嗯……翔哥哥还在往下看,没有注意到。

【"哼……"二宫也不甘示弱,威胁般的在▄︻┻┳═上舔了一口,"接下来可别被我伺候得舒服到哭出来。"】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相叶舔了舔艳红的嘴唇,诱惑般的轻吐几字,"用你的舌头让我high潮……呐~"】

"wufufufufu~~~~"

正当翔哥哥发出奇怪的笑声时,相叶已经整个人倒下去了,而没有了支撑的二宫——

一步~一步地~往下滑~

啊门啊前有棵小相叶~大概是~嵐中~第二大~

nino顺着竹马的腰啊~

一步~一步地~往下滑~

妈个鸡是唱歌的时候吗!!?

nino的脸已经结结实实地埋进去了哟!?埋进他竹马的两腿之间了哟!?大概是嵐中第二大哟!?很硌脸的哟!?

翔哥哥飞速的在心里吐槽。

至于为什么说是第二大嘛……

ma,你懂的~

"怎怎怎怎么办……"翔哥哥咽了口唾沫。

同人文的情景在眼前这样再现。

而且——

我好像还很兴奋?

哈哈哈哈哈哈我果然已经坏了哈哈哈!!

翔哥哥捂脸发出无声的苦笑。

总之吵醒了他们会更不妙的吧。

翔哥哥实在难以想象二宫醒来在相叶股间蹭蹭的样子。

【"怎样,舒服吗……maくん?"】

会变成这样的展开也说不定。

等等!

翔哥哥被这样脑补的自己吓了一跳。

"怎么办这样下去我会没朋友的啊……"翔哥哥在桌子上掩面痛哭。

不,翔哥哥,我觉得你和一个关西团体的腐男老大会很谈得来。

言归正传,还是要想办法把他俩分开才行吧。

翔哥哥展开了行动。

然而无从下手!

无论怎么动,二宫的头都会二次撞击相叶的O玉。

急!正在熟睡的我的门把的头埋在另一个也在熟睡的是他竹马的门把的股间了我该怎么办!!?

翔哥哥拼了命的打字,随后少女祈祷中。

然而时间不等人,二宫醒来了。

"唔……"

咦咦咦咦咦——

牙白牙白牙白牙白——

(⊙*⊙)

"啊……我竟然在相叶氏的股间睡着了……"二宫揉揉眼,爬了起来。

啊咧?

(⊙o⊙)

意外的……大丈夫?

所以我从刚才开始就慌个啥!!?

翔哥哥受了打击,颓然坐在地上。

.

——同人文什么的,真的是够了!!

——…………————…………————…………

小彩蛋

"啊咧……nino,我睡着了吗?果咩……"

"mama~比起这个……离上场还有段时间,一起打游戏吧。"

(´・ω・`)←翔哥哥此时的表情

tBC.


天国【MAM】



注意*

ooc

现实无关向

三观略糟【相信医德】

只是片段式,有机会补全

*********

消毒水的味道逐渐消散了。

【醒来了吗】

"唔……"松本睁开眼。

本应在两年前就死去了的那个细瘦男人,现在正一袭与周围的白色格格不入的黑衣,死神般地站在他面前。

男人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伏在松本耳边。

【欢迎来到天国,Jun。】

【我是死神相叶。】

…………………………………………

"小林医生,这真是一个奇迹!"

"明明患者已经停止了呼吸。"

"却借助外力直接挺过了这次手术。"

"……嘛,死不了就好。再继续从他父母那里要钱……多做几场手术,只不过会多留几条疤而已。"

"小林医生……"

"惠。我相信你是个好母亲。"

"……是。"

……………………………………………………

"这里什么也没有哦,Junくん。"二宫露出嘲讽的笑容,"只有你和我两个将死之人罢了。"

"诶……明明雅他……"松本惊慌地指向左边。

左手边是一片白色的空虚。

"这里是重症监护室。"二宫收起了笑容,"不要再做你的白日梦了。"

………………………………………………

"呐……雅,这里不是天国吗?"松本抬起好看的眼睛问道。

【……】死神微笑而不语。

"呐……雅,我要一辈子留在这里吗?"松本抓住死神相叶衣领,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只要你听从天使们的话,挺过这次手术,就可以在这个纯白的天堂获得永远的生命哦。】

"但是……我还能离开这里吗?还能再见到你吗?"

【永远离不开也见不到了呢……直到你化作天使,张开消毒水味的翅膀,你也只能在这座洁白建筑物的屋顶盘旋……也永远不会再见到我了。】

"……那,我要是选择跟你去地狱呢?"松本突然抬起脸,看着死神相叶——本应是自己的爱人的人温和又冷漠的脸。

【这里是天国,你不会死。而去了地狱,你就是死。】

"没关系的哟……有雅在身旁。"松本露出了孩子般可爱的笑容。

死神相叶怔住了,没有笑意的眼中流闪出温暖的光。但只是一瞬。

【那,走吧。Jun。】

"嗯!雅。"

松本切切实实地握住了死神相叶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被他牵引,走入无尽的黑暗中。

………………………………………………

"小林医生!"

"可恶……算了就跟家属说是我们尽力了但无力回天了吧……二宫还自杀了……这样还怎么赚钱啊!!"

……………………………………

松本润逃离了天国。

松本润跟随着他爱的人同模样的死神去了地狱。

究竟这是人与死神幸福快乐的结局呢……

还只是一个丧爱的男人对现实的自我逃避呢?

fin


人狼游戏(完)



翌日清晨

【恭喜脱出,大野智,樱井翔,横山裕】

【根据取胜的人数】

【你们可以选择提出三个要求】

【无论是多么胡来的要求都可以】

"……去死。"横山说。

【这还是很抱歉,我是电子智能设备,不过过后会让人来破坏的】

"……我想要知道实情。"樱井抬起头,缓缓地说。

【兹——】

【为什么会这样……只有我一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要参加?!我明明——】

【人狼不能取胜……取胜了也会一直留下去的意思吗……不要开玩笑了!】

【知念!你疯了吗?!】

【这是脱出的唯一办法……前辈。】

.

【我不是说过了吗……人狼是无法取胜的……】

【交易?】

【只要是我们五个的话……就都能脱出了吗?】

【nino,我们有脱出的希望!】

【Jun——!!】

【原来……你是骗人的吗……?】

【这种规则,从一开始就……】

【我们从一开始就……】

【nino,对不起……】

【……晚安,nino……】

【兹——】

【这是藏在相叶雅纪身上的录音设备】

【这便是真相】

"可恶!!"樱井狠狠锤向了桌子。

【那么大野,你的要求呢】

"……"

"……把所有人都还回来。"

————————————————————

"leader,leader……"

大野睁开眼,面前是二宫放大了的脸。

"快上场了哟。"二宫又拍拍大野的肩,拉着大野站了起来。

"醒了吗……不要总是在这种时候睡觉啦leader。"

旁边的松本也发出关切的问候。

【只是……梦吗?】

大野揉了揉发昏的脑袋。

【真是冗长的梦啊……】

"唔嗯……"大野因头痛又发出短促的音节。

"这次MUSIC DAY可都是大物……话说连Gacktさん都来了呢……"

樱井在一旁打理着领带,说道。

【GA……くん……?】

大野依旧迷迷糊糊,继续揉着太阳穴。

"leader,你……啊,GAくん!"

相叶似乎是发现了大野的异常,但被来人打断了。

Gackt不知为何出现在他们的乐屋门前。

"好久不见了……在你们上场前打个招呼。"

Gackt微微笑着,说道。

"这还真是万分感谢。"

成员们客气着,逐一走出乐屋。

当大野路过他面前时,突然传来了和当时天音一样的声音。

"恭喜脱出,大野くん。"

大野一下子清醒过来。

"啊……好疼……这是什么啊?"

"我看看……"

"好疼!"

"抱歉……"

"流血了啊相叶くん,还能坚持吗?"

"……没关系,先把solo完成。"

"那就拜托你了相叶くん。"

"嗯。"

大野看到这一幕,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那熟悉的低音又在耳边响起。

"根据你的愿望,全员回归了哟。"

"那么——"

"这回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人狼大野くん?"

fin

thank you for reading


人狼游戏(十二)

又是好久没更了呢……

下章完结

.

.

.

.


"nino……"

"……怎么了。"

"……好好活下去。"

"……如果我拒绝呢?"

"……"

"话先说到前头,我可不是为了你哦。我是去陪J的哦。"

"……"

"既然到了如此两难的境界……干脆,让我们一起赎罪……"

"……"

"……对不起。"

"……我也是,对不起了。"

"……晚安,nino。对不起。"

"……晚安,maくん。"

【二宫和也,死亡】

——————————————————

"润!""小润——!"

岚五人呼喊。相叶飞奔到松本身边,一把按住松本的伤口。

"坚持住,小润!"

"……咳咳……雅……"

松本咳了几口血,把手轻轻搭在相叶的手上。

已经够了。

松本的眼睛这样说。

然后,搭在相叶手上的手渐渐滑落。

落在地上,渐渐失温。

殷红的血从相叶指缝中涌出。

【松本润,死亡】

"小润——!!"

————————————————————

房间内又是一片死寂。

"为什么……会这样……"

樱井呢喃着,大大的眼睛失去了光泽。

"……"

大野则完全失了神,只有大颗的泪珠从眼里涌出。

"我们太自私了……"二宫说。

"……"光一突然起了身,走向刚的房间。

"等……"

横山很想阻止他。

但一切已经晚了。

光一打开了刚的房间。

"……tsuyo……"

【堂本光一,死亡。】

无情的天音再次响起。

房间又再次恢复了沉寂。

"……"

"……"

"……回房间吧……"

等了好久,樱井总算憋出这样一句话。

"……"

众人无言,默默起身,向屋里走去。

"……呐。"

横山突然拉住了相叶。

"……"相叶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还是沉默着回头。

相叶的眼睛是红的。

"……规则说过吧,进了别人的门就要死……"

横山笑着问。

"……嗯。"

相叶过了许久才回答。

"那就好了!哈哈哈——"横山突然释然地大笑起来。

"……"相叶默默转过头。

"……我为什么不早点想到呢?如果这样的话,我早就不用站在这里了!!"横山跪在地上,捂住自己的脸。

"……"

事到如今,剩下的人连安慰也做不到。

所有人都回了房间,静候夜晚降临。

——————————————————

【leader】

"相叶ちゃん……"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

"……"

【如果没有这场荒谬的游戏该多好】

【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大家真相的话】

【说不定我以外的所有人都不用死了……】

"相叶ちゃん,你没有做错什么……"

【果然我还是太任性了呢,leader】

【只想着嵐的事情】

【完全忽略了别人的生死】

【欺骗了所有人】

【还把nino,leader也牵扯进来……】

"……抱歉。"

【leader不用道歉啦……我的运气似乎也用尽了……】

呼号机那边传来了啜泣的声音

【……要好好活下去啊,leader。】

呼号机被挂断了。

大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嘴唇颤抖着叫出最信任的人的名字。

"sho……"

——————————————————

【二宫和也,死亡】

【相叶雅纪,死亡】

深夜,天音传达了这样的信息。

这时,大野的呼号机响了。

【satoshi……】

"sho……?"

大野努力忍住眼泪。

【我一直被蒙在鼓里吗,satoshi……】

【相叶くん,nino,Jun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你一点也不告诉我……】

"……"

听着樱井嘶哑而绝望的声音,大野再也忍不住眼泪。

"……抱歉,shoくん……我本以为一切都会往好的为方向发展的……本以为可以五个人一起……"

【satoshi……】

"是我们的任性害死了自己……连累了别人……相叶ちゃん和和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赎罪……"

"……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不辜负他们好好活下去……"

【……】

【……我明白了。】

呼号机被切断了。

大野也像被断了电的机器,颓然倒在了床上。

tBC


看,下雪了(SAS短篇)

脑洞向。

.

.

"滴,滴……"

医院的消毒水味配着心电图机械的声音。

一个男人颓然坐在雪白的病床前。

他紧咬着嘴唇,抓住裤腿的双手指节泛着白。

病床上是他的恋人。

那原本应是鲜红的嘴唇变为了惨白,脸颊变得消瘦,甚至瘦得和床边男人一样。

"呐,shoちゃん……"他开了口,声音沙哑,像是经历了百年沧桑。

被称作shoちゃん的男人没有反应,回应他的只有心电图机械的滴滴声。

"……如果有朝一日你醒过来,我们就去滑雪吧……shoちゃん。"

男人依然没有回应。

他捂住眼睛,低声地哭起来。

.....................................................

他最喜欢他的恋人叫他"雅纪。"

"看啊,雅纪,下雪了。去滑雪吧!"

那时还染着金发的那个人,眯起好看的眼睛,朝着挥手。

"可我没……"

"没关系的啦,我教你就是了!"

他被那个人一把拽住胳膊,硬是给拖去了滑雪场。

"哈哈哈……"他摔了跤后,那个人笑得很开心。

看着那个人的笑容,他不禁也笑了。

"雅纪,你笑起来最好看。"

他抬头看着那个人闪亮亮的眼睛。

有什么东西在内心萌芽了。

温暖着,鼓动着的。

心悸。

"走了哦!"那个人又一把揽过他的腰,硬是拉着他做了一个"泰坦尼克号"式下坡。

"哈哈哈……"

少年的他和那个人滚下坡去,笑着拍打着对方衣服上的雪。

然后也不知怎的,那个人凑过来吻了他的嘴唇。

然后对着完全呆楞的他说:

"我喜欢你,交往吧。雅纪。"

交往后的第三年。

不再是少年的两人角色完全颠倒。

那个人成为了社会精英。他则成为了驯兽师。

但和他在一起时,那个人一直都是个热血的笨蛋。

"呐呐shoちゃん快看那个啊很厉害对吧!! "

"哦哦确实!……好疼!"

"哈哈哈都告诉你要注意了嘛shoちゃん~ "

"或许chu一下就不疼了哟~"

"好的,给你一个香吻~"

"哇!不是它啦!别把它拿过来啊!"

"哈哈哈……"

那个人一如既往的怕动物。

"现在是夏天啊……呐雅纪,到冬天就去滑雪吧!"

"泰坦尼克就放过我……"

"不会做的啦……!"

一切,都一如既往。

而意外就在那天从动物园回去的路上。

"雅纪!小心——!!"

他被用力地推开。

而从天而降的木板,狠狠地打在了那个人的脊椎上。

他只记得自己哭着叫救护车。

那个人被台上救护车。

车灯闪烁,离开。他被警察留下做笔录。

现在。

"医生说你没有恢复的可能了,会一辈子这样躺下去……"

他捂着眼,哭的像个孩子。

"我不相信啊……shoちゃん。 "

"你还会再醒来的对不对?"

"你一定会在冬日醒来对不对?"

"你一定还会去和我滑雪对不对?"

"我们约定好了的,shoちゃん…… "

"所以醒过来。"

"求求你……"

不知何时,窗外开始下起雪来。

相叶雅纪守候樱井翔的第100天,鹅毛似的大雪纷飞,铺盖了整个世界。

"看,下雪了 。shoちゃん 。"

相叶握住樱井的手。

"等你醒来……去滑雪吧。"相叶含泪笑着,轻轻吻上樱井的手指。

似乎是听到了相叶的声音。

樱井的睫毛动了动。

一颗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shoちゃん?! "相叶又惊又喜,赶紧抓紧樱井的手。

又过了许久

樱井的手指缓慢地动了动。

"うん。"

在相叶掌心写下了这样的话。

一瞬间,回忆涌上心头。

"去滑雪吧!"

"我没滑过啊……"

"我带着你滑!"

"喂等等我啊!"

"冬天去滑雪吧!"

"ma,那得下大雪才行。"

.

.

"待て。"

樱井的手指轻缓地写下最后一句。

"嗯,我等你。"

哪怕是100年后的大雪天。

.

.

fin

翔哥哥与牙白的同人文(SA篇)

说好的新坑,

ooc有

下一篇预定SJ。

希望大家喜欢(ง •̀_•́)ง

话说这种程度的小黄文,不会被和谐的吧……

.

.

.

.

.

"哦哦,好像我和相叶くん的热度很高啊。"

翔哥哥刷新着动态,看到几个文手又在"SA"标签处有了更新。

那就看看呗。

虽然对不起相叶くん。

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那不看怎么行!

于是翔哥哥迅速点开了一篇看上去质量很高的文。

【"啊!好疼!"】

【相叶手一偏,小刀划伤了手。】

唔哦哦哦哦哦相叶くん!!没事吧——!!

然后翔哥哥意识到自己太入戏了。

于是他洗了把脸,重新坐回到手机前。

【相叶抓住受伤的手,殷红的血从手指喷涌出。】

牙牙牙牙白,这可是大出血啊,有谁吗,有谁吗?

话说相叶くん也是,无论在虚拟还是现实中都是让人担心的孩子呢。

突然团妈属性爆发的翔哥哥揉了揉脑袋,继续看了下去。

【"雅纪。"樱井冲上前来,抓住相叶纤细的手腕。】

雅纪?我平常经常这么叫吗?不过确实像是我会做的事情呢。

【"shoちゃん……"相叶看着樱井担心的脸,轻轻地拽了拽自己的手,"放开我。"】

咦咦咦相叶くん发生什么了?樱井翔你个混蛋可不要放手啊,要赶紧包扎才行。

【"……那好。"樱井缓缓松开手,"雅纪,你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我们是恋人。"】

樱——井——翔——!我真是看错你了!话说相叶くん是我的恋人吗?感觉会很开心呢。

【相叶抬起头,眼中全是羞愤。】

【"明明你在床上一次都没有温柔过!!"】

WTF?

【"那……"樱井轻笑了一下,舔了舔艳红的嘴唇,直径把相叶钳制在地上,"需不需要我更加卖力呢~MASAKI baby♡?"】

MASAKI baby!?!


…………………………………………………………

"嘤嘤嘤……"

宣泄了自己心中的复杂情绪的翔哥哥缩在墙角抱头哭泣。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

MASAKI baby是什么啦……我只是一时兴起而已才这么叫的啊……

然而好奇宝宝翔哥哥还是不要脸的回去看了。

【"shoちゃん……不要……好疼!!"】

【"你不是很喜欢的吗?被这样肆意玩弄……很有快感,不是吗?"】

【"才不是这样!啊!"】

【"这里,没错吧?那么,我进去了——"】

【"才不是……!!shoちゃん……我求你了,快停下来……好疼,好疼啊!shoちゃん——"】

"诶————"

(⊙ε⊙)

翔哥哥受到了惊吓。

这这这这不是【自主规制】吗?

亏得那些妹子们能想出这样的台词啊。

为什么会【自主规制】呢?

为啥?

还有自己明明对相叶くん温柔的流油。

为什么会【自主规制】相叶くん呢?

‌明明heyheyhey上也说了喜欢相叶くん

所以这里借用一下松润的名言。

要するに——

樱井翔,你这个社会败类——!!

——————————————————————

话说啊……

都把相叶くん弄疼了,得向他道歉才行。

依然未出戏的翔哥哥再次拿起手机,拨打了相叶的号码。

"もしもし……相叶くん……是我,樱井。 "

" もしもし……怎么了shoちゃん,没精打采的?"

"相叶くん……对不起……我就是败类人渣社会的垃圾我一文不值我……"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shoちゃん一直都是最棒的哟!!"

"嗯QAQ。"

"你看,rap说得溜,主持也很好。"

"嗯QAQ。"

"眼睛大大的,皮肤也很白。"

"嗯QAQ。"

"人很亚撒西。"

"嗯QAQ。"

"嗯……溜肩也溜得很有品味!"

"嗯QAQ……谢谢你相叶くん……我会更加亚撒西的……绝对不会在弄疼你了哦……"

"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よしよし……话说你吃不吃烤扇贝?"

"扇贝?"

"对哦,现在就去吧!!"

"哦,好的,等我10分钟。"

受到天使同事身心两方面治愈的翔哥哥马上把烦恼都抛之脑后,愉快滴蹦跶着去吃他最爱的扇贝了。

‌其实……嫁给相叶くん……貌似也不错

但是对于这样想的翔哥哥,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的绿担红担呢。

所以加油吧,翔哥哥!

TBC


【arashi】人狼游戏(十一)(松本篇)

久违的更新。

快完了。

停了那么久对不起。


.

.

.

.

我一直在哥哥们的守护下成长。

虽然有时会嫌弃哥哥们的不成器,但我比谁都要知道他们比谁都要器用。

我们是嵐。

我们是不可分割的五个人。

【我们五人一起逃出去吧!】

雅说的这句话,我一直把它当做在这场荒谬游戏中唯一支持我,不让我崩溃的锁链。

【我会保护你的,小润……所以,你什么都不用管,交给我和知念就好了。】

为什么啊!

一直以来在节目里,不是我在照顾你吗?!

我明明是弟弟,却要一直照顾着你们。

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时候却摆出一副哥哥的样子啊!

——何时才能不把我当做小润,真正的去依靠我。

【调查我吧】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明明我是连一个人都没有杀的懦弱的怪物。

看着雅惊恐的眼神,我却舒心的笑了出来。

【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一定。

至少能保护住我们的希望。

一定,要逃出去。

这次,终于可以保护你了。

这也许就是懦弱的我唯一可以做出的奉献了吧。

.

.

.

然后——

雅再一次对着我哭了。

"你究竟……在干什么?!"

雅泣不成声,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冲我吼道。

"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啊……Jun。"

"对不起……"我冲着通讯器那边看不见表情的雅微笑着,"但是,这样就好了。"

然后,总而言之——

咳咳,又犯老毛病了。

总之,雅与leader合谋杀死了骑士刚君。

我知道,我们已没有选择。

占卜师光一君被刚君所保护。

我注定无法被拯救。

想到死亡,我其实还是有点怕的。

但当光一叫出我的名字时——

我看到他含泪的双眼。

我看到他的眼里的刚君。

我看到他眼里的相方爱。

我很愧疚。

我很抱歉。

如果没有这个无稽的游戏就好了。

所有人不用死,雅也不用痛苦了。

"来吧!"

我张开双臂,仿佛自己已置身聚光灯下。

再见了,shoさん。

再见了,leader。

再见了,nino。

再见了,雅。

再见了,嵐。

聚光灯熄灭。

I'm exiting.

.

我向后倒去。

"Jun——!"


花店的男主人与他 chapter7:气胸

本章高虐

绿担亲妈慎点

会甜的

.

.

.

早晨九点。

二宫还没起床,相叶早早地就起来了,开始忙活店内的生意。

顺便一说,二宫来后,相叶的单人房就变成了双人房。由于二宫腰不好,相叶执意要睡在地铺上。

"咳咳……呼……"相叶剧烈咳嗽了几声,但他迅速压制下来,稍稍平稳了下呼吸。

【看来是感冒了呢……】

相叶看了看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点发梢的二宫。

【nino……】

相叶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

"好了好了……也该开始一天的生计了……"

此时店内迎来了第一位熟客——是个可爱的姑娘。

"哟吼~相叶君,早上好!"

"早上好啊。"

相叶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

"今天花儿们也是一样美丽呢~"

"啊是啊……有什么相中的吗?"

相叶努力维持着原来的样子。

"嗯,我看看哦……"

"等等!"相叶突然一把抓住了姑娘的袖子,表情痛苦地喘着气。

"相叶君!?"

二宫因门外姑娘的声音幽幽转醒。

"啊……已经九点多了吗……"二宫揉揉眼睛,还想再睡一个回笼觉。

"相叶氏……早啊……"

然而当他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的瞳孔瞬间收缩。

……......…….......……….........…………....………

相叶身体不好。

并不是说他不健康,只是他很容易得病,并且容易一病不起。

先前高中时他得过气胸。

他开了刀,躺在医院两个月。

二宫和松本始终守在他身边。

"没事的啦~"相叶对二宫和松本这样说。

但二宫不这么认为。

相叶是在他面前倒下的。

面色惨白,紧紧咬着嘴唇,死死抓住胸口,虚汗濡湿了头发。

"好痛啊,nino。"

相叶这样说。

"救救我,nino。"

相叶虽然没有这么说,但二宫觉得他在失去意识之前一定想说这句话。

那时的相叶是那么无助,完全一反平时占主权的常态,惨白又无力。

能让这个开朗的人如此无助,恐怕也只有这种病了。

而现在——

"相叶君!!你怎么了!!相叶君!!"

相叶倒在地上,抓住胸口粗重地喘息。旁边的姑娘跪在他身边,慌张地询问。

"叫救护车!!"二宫也不知哪来的火气冲着姑娘大吼了一句。姑娘吓坏了,赶忙掏出手机。

"是医院吗?!这里的情况非常紧急……"

二宫的思绪宛如一团麻。

"maくん……你绝对不要有事啊……"握住相叶因大力抓握而骨节泛白的手,二宫不知为何不住地颤抖。

【maくん……我真的很怕,很怕失去你】

"ni……nino……"

相叶挣扎着,吐出几个音节。

"不要说话了……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nino……现在……不说出来的话……"

"别勉强自己了!有什么话等你平安回来再说。"

"nino……我对你……"

相叶更加剧烈地咳嗽、喘息。

"最……喜欢……"

"maくん!睁开眼睛! "

随着二宫的声音,相叶失去了意识。


TbC


【MAM】你是我的守护灵【短篇】

脑洞产物

是甜的

模特大法好!

.

.

.

松本不知怎的,最近总能梦见相叶。

那个从高二起就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的那个少年,如今扔保持着少年的模样,每晚与他相会。

相叶一如既往的聒噪。

起初松本并不在意,甚至冷落相叶。然而日久生情,松本也逐渐打开心扉,开始跟相叶聊过去的往事。

【呐呐小润你听我说,还记不记得那时二宫偷的的那串钥匙,当时可真是把教导主任急坏了!】

"啊啊确实!我现在还记得主任那张乌绿乌绿的脸哈哈哈……"

【是吧!对吧!没错吧!呐!】

"雅纪你真是记忆好哈哈哈……"

松本开始期待每天的梦。

他每天都早早地入睡,只为见到那久违的少年纯洁无垢的笑容。

【小润真是老了呢,细纹都出来了哟~】

"我才25好吗……话说倒是你,在梦里还一直那么年轻……"

【噗fufufu……】

"别笑啊混蛋。"

梦中的自己一把拍上相叶毛茸茸的头,一个劲的揉着。少年被他蹂躏着,边笑边告饶。

松本社员生活的疲劳,每次与相叶相见都能消散。

随着松本与相叶越聊越熟络,松本也越来越好奇一件事。

"呐雅纪,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

【……】

相叶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为什么不说话?"

【……】

随着沉寂,松本离开了梦乡。

自那以后,松本再也没有梦见过相叶。

对此松本也只是一般的好奇,没再追究。

毕竟学生时代交集不多,他并不了解相叶的什么。

只是他似乎溺了进去,他再也忘不了相叶的笑容。

"相叶……好想见你……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松本抱着枕头,再次进入梦乡。

........................................................................

那之后,松本业绩大跌,一个人去喝了闷酒,酩酊大醉。等到店打烊才出来,早就没了电车,找的地方又偏僻,打不到车。松本摇摇晃晃,拐进一条昏暗的小巷呕吐。

吐完了,松本清醒了很多。但同时他也察觉到了哪里有些不对。

他虽不是灵异体质,也不信鬼,但他察觉到这条小巷的气氛确实不对。

松本警觉起来,赶紧向巷外跑去。然而突然有一双冰凉的手抓住了他。

一个女孩的声音幽幽响起:

【一起玩吧,大哥哥。】

松本吓得赶紧甩开手,拼命向巷口跑去。

然而一个凄厉的鬼脸却直朝他飞来。

"完了!"松本想。

他干脆闭上眼。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拥抱。

从背后的,冰冷,不属于人类的温度,但是十分舒适的拥抱。

松本睁开眼,鬼脸早已消失不见。他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用相机】相叶清爽的声音响起。

松本不知是还未回过神还是太过激动,直接摁下了手机的快门。

照片上,是面色惨白的自己和更加惨白却微笑着的相叶。

"相叶……"松本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百感交集,既想哭又想笑,却只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果然还是要告诉小润呢。】

"哈……?"松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抱歉,小润。】

"……究竟……"

【我从刚入学时就喜欢你了】

"雅纪……"

【但果然……无法接近啊……】

【我期待着能和小润多接触,所以总是去找小和玩。】

【我真的……最喜欢小润了】

"雅纪……"松本通过手机屏幕看着相叶的泪水,想说些什么,但只是被相叶轻轻打断。

【然而高二那年我在路上气胸发作】

【没有人救我】

【我就那样想着小润,不甘地死去了】

【我想要保护小润】

【因为我最喜欢小润了】

【不知是不是执念太强了呢】

【我竟然成为了灵】

松本静静地听着,轻轻地抓了抓相叶毫无温度的手。

【我徘徊了好久】

【大概得有1、2年吧】

【我终于找到了你】

【一开始只是远远的看着,守护着】

【但小润似乎生活得很辛苦】

【所以我就附了小润的身,成了守护灵】

【天天与小润聊天,真的很开心哦】

【但我还是太不会伪装了】

【 一被问到现在,就惊慌失措了呢 】

【但我总觉得应该告诉小润】

【就算被小润讨厌……我也】

"笨~蛋!"松本轻轻拍了下相叶的脑门,看着相叶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神微微笑了笑。

果然我最喜欢这个笨蛋了。

"才不会讨厌你呢,我也是最喜欢你了哟。"

【小润……呜……】

"笨蛋别哭啊!"松本赶紧虎摸相叶的头。

相叶"唔嗯"地答应了几声,又露出了笑容。

"你是我的守护灵。"松本通过手机屏,看着相叶依旧黑亮的眼珠。

【嗯,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哟】

相叶眼神诚挚,惨白的脸上似乎还带着红晕。

"那作为约定,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呜哇……一上来就///】

"啊,话说都快天晴了,得赶紧回家了。"

松本一看手表大吃一惊,赶紧往家跑。

途中他感到唇边有柔软的触感,他不禁微微一笑。

又是一天的开始。

让我们梦中再相会吧。

我的守护灵。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