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翔哥哥与牙白的同人文(模特篇)


有些晚到的模特篇。

干脆就当做润润的生贺好啦٩(๑•◡-๑)۶

依旧ooc微现实向注意!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xxxx——于13:01发布

我我我我我炸了!!

模特一生推!!

怎么可以这么甜!!!!

谁都别拦我我要开车!!!


又是乐屋。

                 桌     相                   门
       樱      桌     松                   门


看了推上炸了的迷妹,翔哥哥生无可恋地看了看面前的两位拍了cp感满满的2shot的当红爱抖露。



而这个事件的两位爱抖露主人公,正愉悦地一起看智能机。嗯,看月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ufufufufufufufufufu——"


忍受着变调的奶音和鼻塞笑声的双重攻击,翔哥哥终于开始忍无可忍。

很好笑吗你们俩?今年cp感这么强烈!知不知道你们的迷妹们已经原地爆炸啦?


虽然很想这么说,翔哥哥还是憋了下来。


调成震动模式的智能机小可爱突然震了震。


!!!∑((⊙3⊙)嗯?


哇!!那个gn开好车了啊!!


翔哥哥偷偷瞄了一眼当事人,又向周围确认了一下是否有别人(二宫)。


然而并没有人(二宫)看你哦翔哥哥~


滴——老年卡。


【"喂相叶,这个床照是怎么回事?"】


【松本一把把相叶摁在床上,质问道。】


【"诶?我只是想试试看从小润的角度看我是什么样的啦~"】


【"诶~小润~你难不成吃醋……唔!"】


【堵住那双喋喋不休的嘴唇,松本在心中笑了。】


【才没有吃醋。因为你早就是我的人了……并且……我也有自信让你永远是我的人。】


【不断加深着两人的吻,不知何时两人的气氛变得擦枪走火。】


【在进入相叶身体的前一刻,松本看到相叶笑了。笑得眼白走失,满脸皱褶。】


【"小润,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然而,还没有看到关键的部分,翔哥哥就被对面两位的说话声打断了。


"呐呐润酱,你看这个人!""哪个哪个?"


"就是这个啦这个!""诶?哪一个啊!"


眼看着俩人越凑越近,眼看着就要脸贴脸,鼻子顶着鼻子,嘴贴着嘴……


嘴贴着嘴!?


不行不行不行,这怎么行!?!我们是idol!!根正苗红的idol!!即使都是一群30好几的大叔也绝对不能做出内部消化这种蠢事!!!



"group内恋爱禁止!"不是内部规定吗?(by某关西流氓团主唱。)


而且我绝对不承认我现在很兴奋!!!


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嘴角上扬的翔哥哥想到。


"就是这个啦~""到底是哪个啊?"


越来越腻乎的两人似乎连脸上的痣都贴在一起了。


不想让自己再腐坏下去的翔哥哥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咳,相叶君……"


"松本桑!!下次的巡演——"


几乎就在翔哥哥呼唤相叶的同时,经纪人的声音从身后的门传来。


ん?


松本闻声回头,相叶也因樱井的呼喊抬眼向前欠了身。


啵。


松本和相叶的嘴唇,那让万千迷妹着迷的两人的嘴唇,重重地蹭到了一起,还发出了让人误解的好大一声。


(´⊙ω⊙`)



啊,这下搞大条了。


在那一瞬间,樱井的脑中冒出以上几个字,还有这样的话:


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


相比于僵直在原地嘴角带着美好的微笑面如黄土印堂发黑的翔哥哥,刚刚激吻(误)过的两人只是看着彼此尴尬地笑了笑。松本转身和staff商议,相叶则问樱井叫他什么事。


"不,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翔哥哥用超然的神情弱弱地说。


神啊,我真的,真的,只是想安静的看个同人文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您要这般作弄我?


而这时突然——


咚。


门ヽ(.▽゜)-C<(○´∀`)?


"哦!shoyan!我们外景结束了……啊相叶氏和J也在。"


二宫默默看了看肢体僵硬的模特两人和生无可恋脸的翔哥哥,在经过自己机智的大脑的飞速运算后,他得出一个精妙的结论。



嘿瞧我真机掰,又捉了个奸!


先不管二宫脑子里到底又在想什么,他和大野的出现缓和了乐屋的气氛。



但难以捉摸的智爷爷并没有察觉到某good looking guy的机掰心思,悄咪咪瞄了眼翔哥哥快黑屏的智能机。


【然后松本伸出洁白纤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像是对待珍宝一样为相叶做着扩zhang】


【看着松本小心到近乎强迫症的样子,相叶轻轻吻了吻他的脖颈。】


【被他的动作惊到的人则像猫咪一样浑身一震。】


【"小润好像猫啊好可爱www。"】


【松本摸着自己的脖子有些责怪地看着相叶,突然用力地掰开了相叶的腿。】


【"那接下来我所做的事……你就当猫发脾气好了,雅纪。"】


【"诶诶诶!!现在就要开始吗?!不要啊会很疼啊我错了小润!!不要……啊~"】


看到了这样的文字后,手机黑屏了。


(´•∀ •`)?!


吓得连眼睛都睁大了的智爷爷一把抓住了还沉浸在哎呀我太机掰了的想法中的二宫的汉堡手。


"大叔你咋了?"


"……我……我有点冷。"


而当事人的翔哥哥并没有注意到他今后该防范的对象多了一个,只是在原位生无可恋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听着对面又恢复原样的两人彼此道歉又因番组的有趣噗呲地嬉笑的杠铃一般的笑声,重重地叹了口气。


妈的小可爱没电了。


end.

小彩蛋

nino我们去吃饭吧ヽ(´∀`○)-C<(.▽゜)哈?

顺便一提,在本文中的翔哥哥虽然喜欢看同人文,但是绝不希望这些事在日常发生。就像我们看爱豆的有些爱情剧一样www所以就会去阻止,虽然会把事情变得(喜闻乐见)更糟。

希望大家喜欢♡

下章长末。

天国【MAM】



注意*

ooc

现实无关向

三观略糟【相信医德】

只是片段式,有机会补全

*********

消毒水的味道逐渐消散了。

【醒来了吗】

"唔……"松本睁开眼。

本应在两年前就死去了的那个细瘦男人,现在正一袭与周围的白色格格不入的黑衣,死神般地站在他面前。

男人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伏在松本耳边。

【欢迎来到天国,Jun。】

【我是死神相叶。】

…………………………………………

"小林医生,这真是一个奇迹!"

"明明患者已经停止了呼吸。"

"却借助外力直接挺过了这次手术。"

"……嘛,死不了就好。再继续从他父母那里要钱……多做几场手术,只不过会多留几条疤而已。"

"小林医生……"

"惠。我相信你是个好母亲。"

"……是。"

……………………………………………………

"这里什么也没有哦,Junくん。"二宫露出嘲讽的笑容,"只有你和我两个将死之人罢了。"

"诶……明明雅他……"松本惊慌地指向左边。

左手边是一片白色的空虚。

"这里是重症监护室。"二宫收起了笑容,"不要再做你的白日梦了。"

………………………………………………

"呐……雅,这里不是天国吗?"松本抬起好看的眼睛问道。

【……】死神微笑而不语。

"呐……雅,我要一辈子留在这里吗?"松本抓住死神相叶衣领,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只要你听从天使们的话,挺过这次手术,就可以在这个纯白的天堂获得永远的生命哦。】

"但是……我还能离开这里吗?还能再见到你吗?"

【永远离不开也见不到了呢……直到你化作天使,张开消毒水味的翅膀,你也只能在这座洁白建筑物的屋顶盘旋……也永远不会再见到我了。】

"……那,我要是选择跟你去地狱呢?"松本突然抬起脸,看着死神相叶——本应是自己的爱人的人温和又冷漠的脸。

【这里是天国,你不会死。而去了地狱,你就是死。】

"没关系的哟……有雅在身旁。"松本露出了孩子般可爱的笑容。

死神相叶怔住了,没有笑意的眼中流闪出温暖的光。但只是一瞬。

【那,走吧。Jun。】

"嗯!雅。"

松本切切实实地握住了死神相叶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被他牵引,走入无尽的黑暗中。

………………………………………………

"小林医生!"

"可恶……算了就跟家属说是我们尽力了但无力回天了吧……二宫还自杀了……这样还怎么赚钱啊!!"

……………………………………

松本润逃离了天国。

松本润跟随着他爱的人同模样的死神去了地狱。

究竟这是人与死神幸福快乐的结局呢……

还只是一个丧爱的男人对现实的自我逃避呢?

fin


【MAM】你是我的守护灵【短篇】

脑洞产物

是甜的

模特大法好!

.

.

.

松本不知怎的,最近总能梦见相叶。

那个从高二起就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的那个少年,如今扔保持着少年的模样,每晚与他相会。

相叶一如既往的聒噪。

起初松本并不在意,甚至冷落相叶。然而日久生情,松本也逐渐打开心扉,开始跟相叶聊过去的往事。

【呐呐小润你听我说,还记不记得那时二宫偷的的那串钥匙,当时可真是把教导主任急坏了!】

"啊啊确实!我现在还记得主任那张乌绿乌绿的脸哈哈哈……"

【是吧!对吧!没错吧!呐!】

"雅纪你真是记忆好哈哈哈……"

松本开始期待每天的梦。

他每天都早早地入睡,只为见到那久违的少年纯洁无垢的笑容。

【小润真是老了呢,细纹都出来了哟~】

"我才25好吗……话说倒是你,在梦里还一直那么年轻……"

【噗fufufu……】

"别笑啊混蛋。"

梦中的自己一把拍上相叶毛茸茸的头,一个劲的揉着。少年被他蹂躏着,边笑边告饶。

松本社员生活的疲劳,每次与相叶相见都能消散。

随着松本与相叶越聊越熟络,松本也越来越好奇一件事。

"呐雅纪,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

【……】

相叶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为什么不说话?"

【……】

随着沉寂,松本离开了梦乡。

自那以后,松本再也没有梦见过相叶。

对此松本也只是一般的好奇,没再追究。

毕竟学生时代交集不多,他并不了解相叶的什么。

只是他似乎溺了进去,他再也忘不了相叶的笑容。

"相叶……好想见你……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松本抱着枕头,再次进入梦乡。

........................................................................

那之后,松本业绩大跌,一个人去喝了闷酒,酩酊大醉。等到店打烊才出来,早就没了电车,找的地方又偏僻,打不到车。松本摇摇晃晃,拐进一条昏暗的小巷呕吐。

吐完了,松本清醒了很多。但同时他也察觉到了哪里有些不对。

他虽不是灵异体质,也不信鬼,但他察觉到这条小巷的气氛确实不对。

松本警觉起来,赶紧向巷外跑去。然而突然有一双冰凉的手抓住了他。

一个女孩的声音幽幽响起:

【一起玩吧,大哥哥。】

松本吓得赶紧甩开手,拼命向巷口跑去。

然而一个凄厉的鬼脸却直朝他飞来。

"完了!"松本想。

他干脆闭上眼。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拥抱。

从背后的,冰冷,不属于人类的温度,但是十分舒适的拥抱。

松本睁开眼,鬼脸早已消失不见。他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用相机】相叶清爽的声音响起。

松本不知是还未回过神还是太过激动,直接摁下了手机的快门。

照片上,是面色惨白的自己和更加惨白却微笑着的相叶。

"相叶……"松本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百感交集,既想哭又想笑,却只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果然还是要告诉小润呢。】

"哈……?"松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抱歉,小润。】

"……究竟……"

【我从刚入学时就喜欢你了】

"雅纪……"

【但果然……无法接近啊……】

【我期待着能和小润多接触,所以总是去找小和玩。】

【我真的……最喜欢小润了】

"雅纪……"松本通过手机屏幕看着相叶的泪水,想说些什么,但只是被相叶轻轻打断。

【然而高二那年我在路上气胸发作】

【没有人救我】

【我就那样想着小润,不甘地死去了】

【我想要保护小润】

【因为我最喜欢小润了】

【不知是不是执念太强了呢】

【我竟然成为了灵】

松本静静地听着,轻轻地抓了抓相叶毫无温度的手。

【我徘徊了好久】

【大概得有1、2年吧】

【我终于找到了你】

【一开始只是远远的看着,守护着】

【但小润似乎生活得很辛苦】

【所以我就附了小润的身,成了守护灵】

【天天与小润聊天,真的很开心哦】

【但我还是太不会伪装了】

【 一被问到现在,就惊慌失措了呢 】

【但我总觉得应该告诉小润】

【就算被小润讨厌……我也】

"笨~蛋!"松本轻轻拍了下相叶的脑门,看着相叶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神微微笑了笑。

果然我最喜欢这个笨蛋了。

"才不会讨厌你呢,我也是最喜欢你了哟。"

【小润……呜……】

"笨蛋别哭啊!"松本赶紧虎摸相叶的头。

相叶"唔嗯"地答应了几声,又露出了笑容。

"你是我的守护灵。"松本通过手机屏,看着相叶依旧黑亮的眼珠。

【嗯,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哟】

相叶眼神诚挚,惨白的脸上似乎还带着红晕。

"那作为约定,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呜哇……一上来就///】

"啊,话说都快天晴了,得赶紧回家了。"

松本一看手表大吃一惊,赶紧往家跑。

途中他感到唇边有柔软的触感,他不禁微微一笑。

又是一天的开始。

让我们梦中再相会吧。

我的守护灵。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