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横all向BE八题 chapter2:安乐死【横丸】


说好的BE

长期不更抱歉啦

胖哒组请笑纳(人´∀`)♡




我的邻居叫丸山隆平。

是一个二十出头,一直埋头苦干却得不到什么认可的三流小作家。

他是个挺好相处的人。不是很认生,也很有趣,总是表演一些奇怪的段子给别人看。

虽然笑的只有我就是了。

他的眼角与唇边各有一颗痣,给人一种温润的感觉。

他还有个神奇的地方。

虽然他总是没日没夜的写总是被编辑退回的疼痛青春文学的稿子,生活没有什么规律,头发却一直蓬松清爽着。

问他缘由,他也就是勾着嘴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是以前的房东是个洁癖罢了。

直到我看到他那个同样头发蓬松的妹妹丸美捏着鼻子让他赶紧去洗澡的一幕。

"哥哥你烂掉了啦!!"

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不由得会笑出声。

…………

我管我的邻居叫maru。

maru管我叫裕亲。

逐渐熟络起来后,maru开始给我看他还未完成的作品。

【好痛苦,有什么仿佛要撕裂我。】

【无法传达出的心声,在心底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锐利,将我的身体扯得七零八落。】

【我想我是快死了,快要随那个人一起从世上消失了。】

【在不算温柔的风中,我静静阖上双眼,想象着,那个人会做的事。】

【轻轻地握住我的手,她挽起温润的笑容,依在我的身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用说,只是用她那稚鹿一般的眼睛,望着我,仅仅是望着我。】

【我亲爱的人啊……请不要忘记我!】

我惊讶了。

这文章,文艺到不像是这个温吞又开朗的人写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

我毫不留情地笑出了声,比看他表演一发技时笑得还厉害。

但是说起来,这家伙有时确实会露出一副略带悲伤的正经脸来着。

我努力回想着maru垂下眼睑苦笑的样子。

"真是的……裕亲!不要笑了!"

maru的脸憋得通红,活像一只因为饵食不足被惹急了的毛茸茸的猴子。

我忍不住抓了把他蓬松的头发。

很软,就像他本人一样。

maru傻愣愣地盯着我。

我们僵持了好一会儿,我突然反应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别开头。

"啊咧?裕亲~你脸红了~"

"……你的脸更红啦!"

毫不留情地吐槽他后,我摸着自己滚烫的脸,心情微妙。

maru垂下眼睑的样子在心中无限回放。

我可能,有点喜欢上我的邻居了。

………………

春夏秋冬,我与maru度过了一年的邻居生活。

"我的~妹妹丸美——‘哥哥~你的脑袋烂掉了喔~’噗嚓——!!咚咚咚——!!~森进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maru你是天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真的吗!?呜哇我超高兴~感觉现在就能拿到芥川奖wooooo——!!"

"不是泼你冷水哦……你还是期待着这次不被编辑退稿吧。"

"裕亲好过分QAQ。"

似乎每天都在进行着这样的平淡对白。

偶尔我们的对话会被丸美打断"哥哥!你又在玩我的梗了对吧!!"然后追着我们满楼跑。

maru也总会用他温热又有些黏答答的手掌包裹着我的手,一边笑着一边急速奔跑。

直到跑到三个人都气喘吁吁,瘫坐在地上。

"……呼……感觉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一样呢……"

"……那是……因为你们太小孩子气了……"

日复一日。

仔细想想,那段日子,真的是无法替代的最美好的时光吧。

…………………

随后,毫无征兆地,maru病倒了。

好像是脑瘤,并且已经是晚期了。

虽然maru做了手术,但病情不断的复发和并发症的不断来袭还是将噩耗传达给了我们。

maru活不久了。

我经常带着他的文章到他的病房去看他。

他也总是挣扎着坐起来,边写边和我聊天,努力地摆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有一天,maru连坐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向前倒去,倒在我的怀里,冒着虚汗喘着粗气。

"……裕……裕亲……看,水煮蛋……"

maru颤抖着抬起手,咧开嘴笑着指向他那因手术剃得光溜溜的头。

他面色苍白地笑着,似乎发紫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后根。

【好痛苦,有什么仿佛要撕裂我。】

偏偏这时候想起了maru文章里的话,胸口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撕裂般的痛楚。但是maru一定比我还要痛,还要痛许多才是。

我不由得拥紧了maru的身体,将头埋进他的颈窝。

"……裕亲?"

我紧紧抿着嘴,努力地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

"呐,裕亲。我似乎想要安乐死呢。"

"……"

没有征兆地,maru冷不防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他苍白的脸上。

"我是说真的哦。"maru放下笔,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

不知是否因为那眼神太过纯粹,我不由得别开了脸。

"……为什么呢。"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希望从他嘴里听到"重要的人"这个词的。

也渴望着,那个重要的人,是我。

而maru只是苦笑了两声,又拿起了笔。

"【我的生命也迟早会回归大地,比起默默等待,还不如让这份痛苦尽快结束。】这样的。"

"……呐,裕亲。虽然我也很想多活一阵子。但是好不容易下了这个决心,我还是想就此结束。"

"……"

"呐,裕亲。"

"……嗯。"

"一直以来谢谢你。我还想最后拜托你一件事。"

"我的这篇文章,能麻烦你帮我发表吗?"

面前的他笑着抓住我的手,正如我们初见时的那样。

【轻轻地握住我的手,她挽起温润的笑容,依在我的身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用说,只是用她那稚鹿一般的眼睛,望着我,仅仅是望着我。】

不知为何又想起这句文艺得不像maru的话。

我缓缓地,像白铁皮玩具一样点了点头。

……………………………………

转天我再去maru的病房时,听见里面清脆的一声响。随后我看到丸美红着眼睛飞奔出来。

推开门,我看见了捂着通红的脸低着头坐在床上的maru。

"……裕亲……安乐死……是罪过吗?"

"想要舒服地死去……是不对的吗?"

"……ma……"

maru抬起头来,眼中尽是泪水。

"……不……"

"……"

我什么也说不出。

局外人的我,能说什么呢?

"……丸美就拜托你了。"

maru再次低下了头。

再度被拜托的我,心中不知为什么很难受。

"嗯。"

我,被maru需要着呢。

但转身走出病房的那一刻,眼泪却不争气地掉下来,砸在冰冷的地面上。

…………………………

我走出医院大门,看到了正默默掉眼泪的丸美。

见到我过来,丸美也没抬头,只是哭得更加厉害。

"……我知道的……我明明都知道的……"

"……哥哥是为了我们好……也是为了自己好……"

"……任性的……一直都是我……"

"明明我都知道的……"

丸美愈发泣不成声,用衣袖胡乱地擦着眼睛。

"……可是我最喜欢哥哥了……我还想……更多的……和哥哥在一起……"

"……我也是。"

我也是最喜欢maru了。

最喜欢最喜欢maru了。

我轻轻抚摸着丸美蓬松的头发,柔声对她说。

就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这个一直坚强的女孩,抓着我的袖子大声地哭了起来。

…………………………

然后到了maru实行安乐死的那一天。

他被医生用轮椅推着,向最深处的房间行进。

我拼命赶来,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我还有许多想和他说的话。

我还想看他再表演一次一发技。

我还想和他和丸美一起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我还想看他写作,看他垂下眼睑深思的样子。

我还想告诉他

告诉他

我……

可是看到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后,我的脚步却缓缓停下了,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哥哥你烂掉了啦!"】

【"丸美~裕亲~看啊!森进一~~""完全不像好嘛!""诶?!!"】

【"啊咧?裕亲~你脸红啦?"】

【"裕亲!不要笑啦!"】

【"……丸美就拜托你了。"】

【"……安乐死……是罪过吗?"】

我突然感到好痛苦,有什么仿佛要撕裂我。

我呆呆的望着maru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

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融入那个人的世界。

所以,至少在他下定决心的时候,不再打扰他,让他能够真正地快乐下去。

"……我喜欢你……maru。"

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我流着泪,说到。

…………………………

从那之后又过了好多年。

maru的文章出道依旧不见音讯。

我一次次地将那些文章投递到不同的出版社,也是一直没有回音。

丸美结了婚,生了个和maru的眉眼有几分相像的儿子。

我逗着那个胖乎乎的小子,又想起maru的文章来。

【好痛苦,有什么仿佛要撕裂我。】

【无法传达出的心声,在心底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锐利,将我的身体扯得七零八落。】

【我想我是快死了,快要随那个人一起从世上消失了。】

【在不算温柔的风中,我静静阖上双眼,想象着,那个人会做的事。】

【轻轻地握住我的手,她挽起温润的笑容,依在我的身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用说,只是用她那稚鹿一般的眼睛,望着我,仅仅是望着我。】

【我亲爱的人啊……请不要忘记我!】

"才不会忘记呢……白痴。"

end.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