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sa】逃げる

重发
不多废话了
LOFTER你行
主打sa,其余cp请自行寻找


一身迷彩,戴着兜帽的男人在逃跑。

像是在躲避谁,远离什么灾祸一样,他脚步急促,低着头弓着腰,明亮的目光流转,警惕地扫视着周围。

突然手机震动模式响起,男人像是受了惊的仓鼠一般,跌跌撞撞地迈入附近的一个购物中心。

留言模式的手机转来陌生又熟悉的沙哑声音。

【找到你了,shoちゃん。】

回想

……

……

樱井由于高中时代的叛逆加入了一个不良青年的团体。头发染成了金黄,耳朵扎进了耳钉。于是被父母赶出了家门,日日夜夜与地痞流氓们鬼混,挥舞着手中的铁棒,袭击了无数手无寸铁的人们。

遇到相叶也是那时候。

只听到组里的不良们一口一个"雅哥"的称呼。

樱井怎样也料想不到来者竟是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青年。

"ya~你好。"青年笑眯眯地走到樱井跟前,伸出手来,"我是相叶雅纪,我们差不多同年,叫我雅纪就好。"

"你就是那个‘雅哥’吗?看来挺弱不禁风的嘛……"樱井看着笑眯眯的相叶,有些不屑,并没有伸出手来。

相叶不好意思似的干笑了两声,撩起左耳边的头发,露出耳骨上闪亮的耳环。

"我姑且还算是个不良啦……虽然耳骨环很疼很疼的……总之还是欢迎你啦~新成员!"

说罢不等樱井反应,相叶就一把抓起樱井的手,使劲的握了握。

与那豆芽菜似的身子骨不同,相叶的力气非常大,攥得樱井白花花的手指都发了青。

"有什么事就找我就好了!"说罢相叶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这种家伙……究竟是怎么成为不良的啊……

樱井皱着眉头,噘着嘴揉着自己青了又红的手指,不动声色地对相叶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令人不爽的人。


…………

…………

樱井逃到了购物中心的顶楼。

这里各色人物都有聚集,尤其是年轻的情侣与小孩。

"yasu……我还想要一块蒙布朗~"

"不是都跟你说了预算不够了嘛……这样下去我们连这座城市都跑不出去了哦~"

"诶……"

【这里……大概就安全了吧……】

听着邻座两个青年的对话,樱井放松了身体,瘫倒在顶楼咖啡厅的座椅上。

他已经一天一夜未合眼了,紧绷了数小时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他双眼布满血丝,嘴唇苍白发干。而滋润喉咙的那一杯柠檬水还未接触到嘴唇,购物中心内的广播就再一次让他的神经紧绷。

【在一楼走失的樱井翔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到顶楼广播中心,你的亲人相叶雅纪正在找你。】

樱井夺门而出。

回想

……
……
……

青少年正处于发育期的身体需要刺激。

那日樱井独自一人躲在租来的房间里看着huangse杂志,用手粗暴地上下luDong,fuwei着自己。

而面前杂志上女优性感的身姿似乎都模糊得难以看清,相叶那张笑眯眯的脸却总是浮现在自己眼前。

"该死……该死!!"

樱井干脆放弃了fuwei,瘫倒在地上。

"不释放出来会很难受吧?"

突然传来的沙哑声音让樱井吓了一跳,连滚带爬地坐起躲到墙角,像只虾米似的缩成一团。

"别过来。"樱井大声说,可他的声音却闷闷的没有底气,脸涨得通红。

"呐,我正好也很无聊。"可没想到相叶走上前来,一把扳过樱井的腿,跨坐在樱井身上,还坏心眼地蹭了蹭本就敏感的小樱井。

相叶一脸笑意看着把圆滚滚的大眼睛瞪得更大,脸颊涨得像个西红柿的樱井,舔了舔薄薄的唇。

"不如我来帮你……如何呢?"


…………
…………
…………

樱井继续跌跌撞撞地跑着。

这个购物中心已经不安全了。

他这样想着,飞速地向楼下跑去,却与迎面而来的瘦高男子撞了个满怀。

"抱歉。"男子浅鞠一躬表示抱歉,随后抬起头诚恳的问道,"您可曾看到过一位身着浅驼色西装的男子吗?"

"抱歉,我没看见过。"樱井也微微低头,随后继续向楼下跑去。

"是吗……真遗憾。"男子一脸惋惜,似乎连原本就很白的皮肤又更白了几分。于是男子又转身继续寻找着那位身着着浅驼色西装的男子,却不知他转身的那一刹那,那个身影与他擦肩而过。

樱井跑下楼,紧接着窜出大门,闪入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去。

【拜托了……拜托了……】

在心中不住地祈祷着。

不要再追了。

雅纪。

回想

……

……

……

……

两个人畅快淋漓后,樱井和相叶背对背坐在床上。

"相叶,你……为什么会当不良。"

樱井抓着自己的手指,想着刚刚香艳的一幕幕,好不容易憋出了这样一句无关的话。

"嘛~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做上了。连被称作‘雅哥’也是,一个敌对的头子跟我打架,我突然流鼻血然后他就晕血倒下了然后我就成他们的头子了哈哈哈哈哈哈!"相叶开怀地笑着,笑得满脸褶子。

"你为什么今天会和我……"樱井憋屈了半天,终于把想问的话说了出来。

"因为很舒服嘛~sex~"

"那你岂不是跟别人也会这样做?"这话问完樱井就后悔了,这吃醋一样的对白到底是要怎样。

"哈哈哈哈当然不会……"可相叶依旧爽朗地笑着,往樱井那边不动声色地蹭了蹭。

"毕竟。"

"我是喜欢shoちゃん才做的啊。"

这样的相叶,初见面时的相叶,反差过大的相叶,一时间让樱井有些恍惚。

但不知为何,看着那黑亮的眸子和笑容,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来。那份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烫,像是要在心中炸开一样。

【SUKI?】

"你当真了?"相叶哈哈大笑,揉乱了樱井的一头金发。

"以后要是再积蓄压力了,随时欢迎来找我哦~"说着相叶做了个扭曲的wink,松开了蹂躏樱井脑袋的手。

樱井突然感到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烧灼起来,太阳穴突突地,整个脸颊都痛起来。

他一把扣住相叶的后脑,舌头攻入对方的齿贝之间,相叶惊愕到浑身僵硬。当对方唇齿间的氧气完全被夺走倒入自己怀中时,樱井学着相叶那样露出牙齿笑了。

"いぃよ,雅纪。……但是我只允许你和我做。"语气里是自己也无法想象的强占欲。

明明是希望对他说"你要更珍惜自己才好"之类,"这次谢谢你"之类。

以及"我喜欢你"。

"你笑起来……还真像只偷吃粮食得逞的仓鼠……"

相叶看着樱井的笑容,轻声地笑着说。

"……让人……顿生控制欲……呐……"


…………

…………

……

"……哈啊……哈啊。"

樱井已然跑到了巷子尽头。

前方只剩下一堵冰冷的墙。

樱井似乎耗尽了所有力量,软软地瘫倒在墙边。

脚步声开始出现,愈来愈近。

樱井觉得自己已经跑不动了。

上下眼皮在打架,喉咙似乎要着火,意识在逐渐远去。

"shoちゃん……"脚步声在自己面前停下了。

"shoちゃん。"一身黑色警服,站得笔挺的那个细瘦身影映入眼帘。跟头发一般黑的眼瞳凑近,像是无底的黑洞。

"抓到你了……哟。"

回想

……

……

……

……
……

脱离了不良的樱井考进了一所理想的大学。

相叶也顺利读完了高中,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干警。

两人顺利的交往,并同居在了一起。

平静而甜蜜的日子,似乎高中时代的那段叛逆早已离他们远去。

但是优等生樱井有一个秘密。

他在被恋人追捕。

"需要我放你一马吗?shoちゃん?"

那个人笑着,明朗地笑着。手中的黑色警棍,指着他的脑袋。

于是,他的漫长逃亡之路,开始了。

…………
…………
………………


"……哈哈哈。"

看着来人的脸,樱井无奈的笑了。

"我认输了。"

"那么shoちゃん,你被逮捕了。"相叶爽朗地笑着,将樱井的双手铐起。

冷不防地凑近樱井的嘴轻轻吻下。

"那么,需要我放你一马吗?shoちゃん?"

樱井看着那双不见眼白的漆黑瞳孔,不等相叶回神,就擅自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吻得面前人面色潮红。

"你知道吗?逃走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想的是你和我。……这样,你就能放我走了吗?"樱井狡黠地笑着,问。

真是令人不爽的恋人啊。

不过就是因为如此,我才如此的深爱着你的一切,想要独占你的一切吧。

"如果我说还不够呢?"相叶一腿迈过,跨坐在樱井身上,对着面前的犯人舔了舔唇。

"那就如您所愿,我的警官大人。"樱井拥住恋人精瘦的脊背,勾起了笑容。

……




……

"nino!nino!"

"吵什么啦大叔……我正在打boss好吗?"

"因为……你看……你看那里……有警察和犯人在……在做我们平常会做的事啊……"

"……啧……平常我才不会和你做那种事……话说那种小事就不用管了。"

"诶?"

"那八成是相叶氏那个变态和他的小男友又在外边玩你追我赶角色扮演play罢了。"

end。

一篇又臭又长的莫名其妙的文章。

get到点了吗?

我脑子有天坑系列。

话说找到隐藏的仓安横雏和sk了吗?

\(^▽^@)ノ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