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人狼游戏(横山篇)

唔……虽然要闭关了,还是偷摸摸把这篇放上来吧。
本是ars的同人,这是横雏部分的细化。
有兴趣的小伙伴也请看看别的部分(´・ω・`)
顺便拜拜了,下次再更可能就是明年了www
……。。。。。……。。。。。……。。。。。……

我睁开了眼睛,环视四周。

岚的那群家伙在,有后辈也有前辈。

hina,也在。

我顿时稍稍安了下心。

hina还在昏睡,虎牙稍稍探出。

我看着hina的睡脸,听着周围人的谈话。

hina突然直直地坐了起来。

看着他铁皮玩具似的动作,我轻声吐槽道:"你是僵尸吗?"

hina没有回答,用不知为何泛着血色的眼睛看着我。

"不,我不是。"半晌,他说道。

……。。。。……。。。。……。。。。……

之后的几天,许多人相继死去。

浓重的血腥味,被撕裂的声音充满了鼻腔。

"呜呕——"

在我因为山田君的尸体呕吐时,hina为我拍了背。

我想转头对他致谢时,却看到他愈发血红的眼睛和不知为何像是在忍耐痛苦的表情。

我想问他,hina,你有哪里疼吗?

可再次涌上来的不适感,将我的话化作呕吐物一涌而出。

……。。。。……。。。。……。。。。……

我看到了相叶和松本在接吻。

他们是【恋人】。

但我总觉得有点蹊跷。

那天晚上,我给hina呼了号。

"呐hina,真的有这样的药吗?这已经是人体改造了。"

【……】

【有。】

"为什么你断定有啊?"

【脖子里都被埋进那玩意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而且……】

"怎么了hina?"

【……】

一阵沉默后,hina切断了呼号机。

带着疑惑,我躺倒在床上。

我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

我,横山裕,从那时就决定了。

当hina从小雏转换成村上信五后,就决定了。

他已不是那个依赖我和Subaru的乖巧下垂眼少年。

他一下子成长起来了,似乎要甩下我似的飞速成长着。

他说过,不会再依赖我。

我也不会,输给他。

我可是兄さん啊。

当hina没有任何辩解指向我的时候。

我没有质问他为什么。

hina是什么都已无所谓。

我要他活下来。

我还不能输给他。

我还不能失去他。

我定了定神,将手指指向了自己。

……。。。。……。。。。……

回过神时,hina已经倒在我面前了。

我仿佛失去了支撑,跪倒在他身旁。

【"有哪里疼吗,hina?"】

我搭上他血肉模糊的手臂,在心中问道。

一定,很疼吧,hina

hina的手指突然抽搐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

暴露出的明亮的银丝反射着阳光。

难道,hina……

【"而且……"】

被改造成了吸血鬼吗?

那一瞬,我的感情决堤了。

眼泪从我眼中喷涌而出。

我哭喊着趴在hina身上。

无与伦比的痛苦绞紧了心脏,似乎要跟撕裂hina似的把我撕碎。

【真是残忍啊……明明没有做错什么。】

【hina】

……。。。。……。。。。……

游戏结束后,再次睁开双眼,是熟悉的乐屋。

我环顾四周。

hina在。

熟睡着的hina,虎牙稍稍露了出来。

不知为何,我面对着hina心跳加速,想要亲吻那盖不住虎牙的薄唇。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装作没事抚摸自己的脖子。

突然我摸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拽拽它,脖颈传来刺痛。

【"这个装置,会割裂动脉。"】

【"【恋人】呐……对彼此会产生爱意的,我是指肉体方面哦。"】

我的头脑开始混沌起来。

这时hina醒了过来,睁大眼睛用充满爱意的上目线看着我。

唇瓣弯出一个微笑,露出了他自以为豪的虎牙。

那是我从未听过的温柔语调。

"Yoko。"

fin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