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时不时地~会出现

【三马鹿】昨日公园(终)

蝉声。

阳光。

汗与血水的味道。

时刻存在的死亡的气息。

昨天。

"相信我,Yoko!不要靠近那座楼!!"

"hina,相信我!!你们已经在这里死过很多次了!"

"拜托了相信我啊!!"

"拜托了……"

涉谷一次次跪倒在两人的尸体身边。

汗水和泪水模糊了双眼,肿胀着刺痛。

【即使被信任了也……】

"喂……hina,坚持住……一定能出来的。"

涉谷一片片扒开村上身上的重物,手都出了血。

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得涉谷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起风……了?"涉谷抬头望向天空。

附近的高压电线正随风剧烈摇晃。

突然电线因狂风而断裂,在空中吱嘎摇晃,划出噼啪作响而带火星的弧线,几次从他们身旁扫过。

"可恶……"涉谷拼命拉扯着村上,可村上的下半身都被埋在废墟中,根本动弹不得。

"……Subaru,快走吧,再不走你也要……"

"……我不要!好不容易这次……有机会的到你的理解……好不容易才救到你……我不要又这样分别!"

"Subaru。"村上看了看迫近的电线,推了推涉谷正在拼命拉扯自己的瘦小身板,"走吧。"

"我不要!!"

刹那间,电线在离他们不到半米的地方划出火星,地面瞬间被烧焦了一大片。

"……Subaru,听我说。只有你保留着记忆,只有你才能救我和Yoko。就算现在我死了,你也会回到昨天拯救我们的不是吗。"

涉谷停下了动作,微微颤抖。

"走吧,Subaru。昨天的我和Yoko还在等着你。"

村上微微笑着,再一次推开了涉谷。

这次涉谷放开了手,向后踉跄了几步。

"……呜。"涉谷从喉咙里挤出了被压抑的类似哭泣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涉谷转身头也不回的奔跑。

无限重复。

夏。蝉声。阳光。两人不变的容颜。

打闹,争执,信赖。

他们活在昨天。

【"等着你。"】

【我……会结束它的。】

....。。。。........。。。。。。.......

阳光,好刺眼。

灼热得仿佛要烧伤我。

就像抓不住那虚幻的阳光一样。

我……抓不住你们。

Yoko,hina。照亮我的光们。

能站在你们的身边,我真的很幸福。

我不想让这份幸福消失。

所以,拜托了。

结束它吧。

我愿意付出一切。

……。。。。。……。。。。……。。。。……

"呐……要不要吃刨冰。"涉谷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问他身边的两个男人。

蝉声凄惨,似在鸣泣。

"我就算了。"村上露出虎牙笑了笑。

横山也微微一笑。

跟一直以来一样。

三个男人倚在公园的长椅上,思绪渐渐被蝉声淹没。

"那就回去吧。"涉谷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

村上站到他身后给他揉肩。

横山的目线紧盯着村上的手。

"我就算了……Yoko站了半天肯定更累,hina去给他揉揉呗。"

涉谷推了推村上。

"那Yoko……"村上松开涉谷,走近横山。

"喂Subaru别乱说!!我可不想被怪力大猩猩揉肩膀啊!!"横山一下子避开,满脸通红地冲涉谷嚷道。

"谁是怪力大猩猩啊混球!!"

"就是你啊村上gorilla!!"

"想打架吗你!?"

"来啊大猩猩!!"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

涉谷扯开一触即发的两人。

涉谷笑着,挂住两个人比他高许多的肩膀。

"……回家打游戏吧……"

……。。。。……。。。。……。。。。……

"那就再见了Subaru。"村上扯着一脸不情愿的横山向涉谷挥手。

"再见。"涉谷也挥挥手。

暮色苍茫。

横山,村上都喝了酒。

两人打闹着结伴而行。

看着他们的背影,涉谷露出了幸福又稍稍有些落寞的神情。

【马上就要结束了。】

然而他的这种表情很快就消失了。

涉谷迈开了双腿,像一阵风一样地冲向两人。

像是迎合他的奔跑,迎面而来的一辆卡车疯狂的冲向二人。

涉谷推了他们一把。

横山带着惊恐的表情和村上一起向一旁倒去。

【结束了。】

涉谷开怀地笑了。

……。。。。……。。。。……。。。。……

"啊咧……"

烈日,蝉鸣。

涉谷睁开了眼睛,是一如既往的昨日。

"啊啊……"涉谷转头看向身边。

村上带着倦容,横山则阖眼休息。

【不会吧……还没有结束吗?】

"呐Subaru……"横山突然开了口,但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虽然问了你很多遍了……"

横山沉默了。

村上则接下了他的话头:

"……如果我们今天死了,你会怎么做呢?"

"……当然会去救你们了……诶?"

涉谷突然感到有些晕眩。

夏。烈日。蝉声。

"昨天"的味道涌入鼻腔。

"骗人……"

tBC.

完结惹(´・ω・`)
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感谢阅读(´・ω・`)
法治在线到此结束(鼓掌啪啪啪啪)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