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三马鹿】昨日公园(四)

蝉声阵阵。

涉谷像脱力了一样倚在长椅上。

在喧嚣中他抬起头。

阳光灿烂得刺眼,灼热得像要把人融化一样。

涉谷无声地笑了笑。

【还是回来了……呢。】

"呐……"

涉谷看着一成不变的两个人。

横山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粉色,村上眯着眼睛,稍稍露出了虎牙。

他们在昨天,好好的活着。

一切似非现实又是现实。

"怎么了Subaru?""晒太阳晒晕了吗?"

两人看着憔悴的涉谷,疑惑到。

"……"涉谷并没有作答,默默地眯上了眼睛。

【告诉他们怎样?】

突然冒出这种想法的涉谷睁开了眼睛。

【不,告诉了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吧。】

"呐……"涉谷转头看着他的两位挚友。

"如果,如果我今天就会死……"

【你们会怎么做呢?】

"说什么傻话呢……当然是去救你了!"村上轻轻怕了下涉谷的头。

"果然被晒晕了呢,Subaru。"横山摇头,叹气。

"……"涉谷站直了身体。

"那我也同样……"涉谷顿了顿。

"会去救你们的哟。"

树上的蝉仿佛在哀叹,在愈来愈西沉的阳光中发出凄惨的鸣叫声。

………………………………………………………………

涉谷这次没有约两人回家打游戏,而是让两人各回各家。

"快些回家,绝对不要出门。"涉谷推着两人的背认真地说。

"怎么了啊,Subaru?"横山有些不解。

"总之会遇到很糟糕的事,非常糟糕……还有可能会危及生命……啊啊——总之听我的就对了!"

"遇到什么了吗,Subaru?"村上上下端详着涉谷。

"拜托了……真的!你们今天会死啊!!"终于忍不住了的涉谷直接吼了出来,紧紧地抓住了两人的衣领。

"……"两人狐疑地看了看涉谷。

"我知道了。"村上这样说。

……………………………………………………………………

即使这样,涉谷还是跟踪两人直到两人回家。

还好两个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

稍微松了口气的涉谷掉头走在回家的路上。

"好累啊……"抹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涉谷叹了口气。

夕阳西下,已是黄昏。

涉谷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顺着涉谷的动作一摇一晃。

【"一定会去救你的。"】

【……看来是摆不脱了呢。】

涉谷默默露出了笑容,驼着背继续向前走去。

……………………………………………………………………

横山和村上毫无悬念地又死了。

村上被发现时手腕和颈动脉都被铁片深深扎入,殷红的血流了一地。

根据邻居的供词和现场爆炸的痕迹,警方推断出村上的死应该是由于用微波炉加热食物时微波炉突然爆炸,爆破碎片割开动脉而失血过多造成的。

横山则死在浴室里。周身布满了被电击后灼烧的痕迹。

根据现场情况,横山应该是不慎将还连着电源的吹风机掉落在有积水的浴室地上,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哈哈哈……"听说了两人的死讯的涉谷痛苦地笑着瘫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都说了有危险你们还这么不注意……真是无药可救的BAKA呐……"

涉谷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放弃……吗?】

公园内,有几个孩子已经开始玩抛接球。

个子矮矮的一个孩子没有接住球。

"好~小亮输掉了~捡球捡球~"

"喂滚了好远啊!真是的……你们欺负人。"

"既然没有接住,那就要负责把它捡回来哦。无论多远,多难捡。因为这是小亮的责任嘛~"

"maru你是作家吗?哈哈哈……"

孩子们嬉笑着跑远了。

"责任……吗?"

涉谷再次坐直身体,眼中重新出现了光芒。

"那好吧……老子就尽一回责。你们两个不惜命的混蛋给我等着!!我救回你们后绝对先把你们打个半死!!请我喝一年的果汁!!一辈子对我感恩戴德抱我的大腿哈哈哈——!!"

涉谷站起身,插着腰哈哈大笑。

【我有责任救回你们。】

【谁让……我们是挚友呢?】

tBC.

(我这回不胡诌了hhh)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