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三马鹿】昨日公园(二)


涉谷睁开了眼。

蝉鸣阵阵。

【あれ……这是……昨天的下午……】

涉谷立刻站直身体,左右张望。

刺眼的阳光像是要把一切融化一样。

本应死去的横山和村上,正一左一右倚在长椅上。

"怎么了Subaru?"村上注意到了脸色苍白的涉谷,轻轻用手pia了下他的头。

【这不可能。】

涉谷看着村上迎着烈日眯起的眼睛,吞了口唾沫。

"hina……你……"

"怎么了,吃刨冰我可是out哦。"村上收回手,指指旁边的横山,"那家伙也说不需要。"

身旁的横山走过来,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粉色。

"听见了吗Subaru……那家伙叫我‘那家伙’啊。"

横山开始扯住涉谷告状。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在昨天已经……】

"你这家伙……不也在叫我‘那家伙’吗!"

【他们在昨天已经……】

"说了又怎样!喂Subaru那家伙完全不叫我的名字!"

"你是想打架吗?"

【这一切都是梦……但为何如此真实。】

"打就打啊你个怪力大猩猩!"

"谁是怪力大猩猩啊你个混球!!"

【但如果,如果真的回到昨天……】

"不要吵架啦你们俩……"

【我的愿望真的实现的话…… 】

涉谷搭上两个人的肩。

"走吧——回家打游戏吧!"

【那就只有去救他们这个选择了不是吗?】

————————————————————
"呐……今天你们在我家留宿吧。"

窗外暮色苍茫。

涉谷放下游戏机,看着横山和村上说。

【如果留他们下来的话,就不会遇到那个仇家了。】

"好啊。"村上很爽快的答应了。横山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也算是同意了。

【よし!】

"那就一起把游戏通关呗!"

"你自嗨个什么劲啊!"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眼看着两人又要打起来,涉谷立刻打断了他们:

"你们要不要喝点饮料?"

"那猜拳吧,输的人去买。"村上提议。

"那——石头剪子……"

——————————————————

"为什么……"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涉谷站在自动售货机前,愤愤地取出掉出的饮料。

横山和村上嘲笑自己的嘴脸在眼前回放。

"哈哈哈哈哈哈Subaru你是游戏黑洞吗!!?"

"五局五输也是没谁了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我那么努力地救你们……竟然还嘲笑我。"

涉谷抱起饮料,念叨着两人的坏话向家走去。

可走到门前,涉谷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

——房门大开。

怀中的饮料"哗啦啦"地落在地上。

【不会吧……明明应该避开了的。】

涉谷冲进房间。

"hina!!yoko!!"

.
"哦Subaru真快啊!饮料呢?"

还在玩游戏两人回过头,横山问道。

"喂Subaru……你脸色好差啊……怎么了吗?"

见涉谷满头虚汗的样子,横山继续问。

"不……没什么。"

【看来……没事了呢】

"呼……"涉谷平稳了呼吸。

"话说hina你刚刚喂猫关门了吗?"横山问。

"……啊,大概是忘关了。"村上挠挠头。

"不要在这种地方犯偶尔的天然啊!"横山不禁吐槽道。
涉谷瘫坐在地上。

【真的是,太好了。】

————————————————————

半夜,三个人都睡不着,就去了居酒屋。

三个人都喝的醉醺醺的,腿脚不稳。

尔后,三人走到了一座新建的大楼旁。

不知是不是工程师消极怠工,整栋楼看起来斜歪歪的,还有几根钢筋裸露在外面。

三个人走累了,停下休息。

涉谷扶住墙呕吐,横雏二人则在边上闹腾。

横山就着醉意,对着村上的嘴就是一口。

村上笑着推开横山,冲他的头就是一巴掌。

涉谷笑着看着两个人闹,睡意不知为何袭来,他轻轻阖上眼睛。

突然一阵微风吹起。

大楼上裸露着的钢筋毫无征兆地掉落。

——毫无防备的横山就在正下方。

"Yoko——!!"涉谷顿时酒醒了大半,大声呼唤横山。

然而一切还是晚了。

随着巨大的轰隆声,横山被钢筋扎穿了身体。

"Yoko——!!"

与此同时,没有了钢筋支持的大楼顶部开始倒塌,砸向在墙边的涉谷。

因横山而分心的涉谷没有注意到自己头顶的险情。

千钧一发之际,涉谷的身体被大力的撞开。

取而代之的是被埋进废墟的村上。

"……喂,hina!hina!"

废墟下渗出的血回应了他的呼唤。

路灯的光辉将横山的毫无生气的脸映得更为惨白。

涉谷颓然跪在了地上。

"啊啊啊————————!!!"

—————————————————————

(我试着反转了一下……师匠告诉我们什么叫输出全靠喊(´・ω・`),顺便这次很明显:广大朋友们,千万不要轻易靠近危楼,不然会死得比世奇还离奇。)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