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三马鹿】昨日公园(一)


"呐……要不要吃刨冰。"涉谷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问他身边的两个男人。

蝉鸣阵阵。

"我就算了。"一个男人露出虎牙笑了笑。

另一个皮肤较白的男人也微微一笑。

涉谷,横山,村上。

三个男人倚在公园的长椅上,思绪渐渐被蝉声淹没。

"那就回去吧。"涉谷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

村上很自然地站到他身后给他揉肩。

横山的目线紧盯着村上的手。

"我就算了,Yoko站了半天肯定更累,hina去给他揉揉呗。"

察觉到的涉谷推了推村上。

"那Yoko……"村上松开涉谷,走近横山。

"喂Subaru别乱说!!我可不想被怪力大猩猩揉肩膀啊!!"横山一下子避开,满脸通红地冲涉谷嚷道。

"谁是怪力大猩猩啊混球!!"

"就是你啊村上gorilla!!"

"想打架吗你!?"

"来啊大猩猩!!"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

涉谷扯开一触即发的两人。

【真是不坦率呐……】

涉谷微微笑着,挂住两个人比他高许多的肩膀。

"走吧——回家打游戏吧!"

—————————————————————
"那就再见了Subaru。"村上扯着一脸不情愿的横山向涉谷挥手。

"再见。"涉谷也挥挥手。

暮色苍茫。

几个人都喝了酒。

横山和村上的家正好在同一方向上,两人便打闹着结伴而行。

看着他们的背影,涉谷露出了幸福又稍稍有些落寞的神情。

【能站在你们的身后,真的太好了。】

然而他的这种表情很快就消失了。

迎面而来的一辆卡车疯狂的冲向二人。

"hina——!!"

完全呆住的Subaru只看见横山狠狠地推了村上一把,横山瘦长的身躯像纸片一样被冲击吹飞。

然后倒在离他不远的血泊里。

卡车的司机迅速跳下车,飞也似的逃走了。

"喂!开玩笑的吧……Yoko!Yoko!"

刚起身还未站稳的村上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倒在横山旁边,紧紧抓住横山的手。

涉谷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颤抖着蹲在横山身旁。

那是大片大片的鲜血。像毒花一样盛开在横山身上。

横山紧闭着双眼,任村上怎么喊就是一动不动。

"Subaru。"呆滞的涉谷肩膀突然被村上抓住。

村上的眼里布满血丝和泪水。

"快叫救护车,快!"

————————————————————
凌晨零点十分,横山抢救无效,死亡了。

守在手术室门前呆滞的涉谷听到了这个消息。

涉谷很想哭,但忍了回去。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hina……hina?"

见没有人应答,涉谷环顾四周。

没有村上的影子。

涉谷一下子慌了起来,赶紧拿出手机。

【不要做傻事啊,hina。】

然后他看到了半小时前村上传来的简讯。

【我看到犯人了】

【在往公园方向跑】

涉谷顿时感到心中一凉,边拨打着村上的号码,边向公园奔去。

"为什么不接电话啊hina!!"

涉谷奔跑着到了公园。

可四处都没有村上的影子。

"喂,hina——你在哪里,hina——"

滴滴滴——

公园湖边有什么东西在响。

——是hina的手机!!

【难道说……】

涉谷赶紧走到湖边拿手机的手电筒照看。

湖中并没有村上的影子。

涉谷心中的重担放下了一点。

然而当他顺着河岸走到河边树林中时,眼前出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村上倒在血泊里,死死抓住一个男人的腿。

男人挥舞着刀子,不停地向村上捅去。

"喂——!!我可是报了警的!!"涉谷拿着手机大叫出声,冲了过去。

男人被吓了一跳,拔腿跑了。

涉谷迅速向警察说明了情况地址,然后扶起了村上。

【千万不要出事啊,hina。】

"hina!你还好吗,hina!!"

怀中的村上睁开眼睛,微微动了动嘴唇。

"……我是个……白痴……Subaru……"

"……喂……喂!醒醒!hina!!hina!!"

村上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了。

—————————————————————
翌日

犯人被抓到了。

是横山和村上不良时期胖揍过的人,既心胸狭隘又不招女生喜欢。那天也喝了酒,醉醺醺地就开车出了门,无意间看到二人,脑子一热,想也没想就踩下了油门……

随后村上来找他理论,他酒精上脑,只想着报仇和逃跑,拿着从百货店买来的水果刀对村上捅了一刀又一刀……

犯人抓住了,大概是死刑。

然而横山和村上两个人永远回不来了。

涉谷孤身一人倚在公园的长椅上。

9:30

涉谷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挂在早晨未剃的胡茬上。

【如果能够回去,回到昨天的话……】

【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无论如何都会去救他们】

这样想着的涉谷,缓缓睁开了眼睛。

tBC.

(顺便说一下,五哥会去追犯人一方面是悲伤过度,另一方面……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注意到,三马鹿都喝了酒的(´・ω・`)。所以小伙伴们远离酒精,远离危害www)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