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看,下雪了(SAS短篇)

脑洞向。

.

.

"滴,滴……"

医院的消毒水味配着心电图机械的声音。

一个男人颓然坐在雪白的病床前。

他紧咬着嘴唇,抓住裤腿的双手指节泛着白。

病床上是他的恋人。

那原本应是鲜红的嘴唇变为了惨白,脸颊变得消瘦,甚至瘦得和床边男人一样。

"呐,shoちゃん……"他开了口,声音沙哑,像是经历了百年沧桑。

被称作shoちゃん的男人没有反应,回应他的只有心电图机械的滴滴声。

"……如果有朝一日你醒过来,我们就去滑雪吧……shoちゃん。"

男人依然没有回应。

他捂住眼睛,低声地哭起来。

.....................................................

他最喜欢他的恋人叫他"雅纪。"

"看啊,雅纪,下雪了。去滑雪吧!"

那时还染着金发的那个人,眯起好看的眼睛,朝着挥手。

"可我没……"

"没关系的啦,我教你就是了!"

他被那个人一把拽住胳膊,硬是给拖去了滑雪场。

"哈哈哈……"他摔了跤后,那个人笑得很开心。

看着那个人的笑容,他不禁也笑了。

"雅纪,你笑起来最好看。"

他抬头看着那个人闪亮亮的眼睛。

有什么东西在内心萌芽了。

温暖着,鼓动着的。

心悸。

"走了哦!"那个人又一把揽过他的腰,硬是拉着他做了一个"泰坦尼克号"式下坡。

"哈哈哈……"

少年的他和那个人滚下坡去,笑着拍打着对方衣服上的雪。

然后也不知怎的,那个人凑过来吻了他的嘴唇。

然后对着完全呆楞的他说:

"我喜欢你,交往吧。雅纪。"

交往后的第三年。

不再是少年的两人角色完全颠倒。

那个人成为了社会精英。他则成为了驯兽师。

但和他在一起时,那个人一直都是个热血的笨蛋。

"呐呐shoちゃん快看那个啊很厉害对吧!! "

"哦哦确实!……好疼!"

"哈哈哈都告诉你要注意了嘛shoちゃん~ "

"或许chu一下就不疼了哟~"

"好的,给你一个香吻~"

"哇!不是它啦!别把它拿过来啊!"

"哈哈哈……"

那个人一如既往的怕动物。

"现在是夏天啊……呐雅纪,到冬天就去滑雪吧!"

"泰坦尼克就放过我……"

"不会做的啦……!"

一切,都一如既往。

而意外就在那天从动物园回去的路上。

"雅纪!小心——!!"

他被用力地推开。

而从天而降的木板,狠狠地打在了那个人的脊椎上。

他只记得自己哭着叫救护车。

那个人被台上救护车。

车灯闪烁,离开。他被警察留下做笔录。

现在。

"医生说你没有恢复的可能了,会一辈子这样躺下去……"

他捂着眼,哭的像个孩子。

"我不相信啊……shoちゃん。 "

"你还会再醒来的对不对?"

"你一定会在冬日醒来对不对?"

"你一定还会去和我滑雪对不对?"

"我们约定好了的,shoちゃん…… "

"所以醒过来。"

"求求你……"

不知何时,窗外开始下起雪来。

相叶雅纪守候樱井翔的第100天,鹅毛似的大雪纷飞,铺盖了整个世界。

"看,下雪了 。shoちゃん 。"

相叶握住樱井的手。

"等你醒来……去滑雪吧。"相叶含泪笑着,轻轻吻上樱井的手指。

似乎是听到了相叶的声音。

樱井的睫毛动了动。

一颗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shoちゃん?! "相叶又惊又喜,赶紧抓紧樱井的手。

又过了许久

樱井的手指缓慢地动了动。

"うん。"

在相叶掌心写下了这样的话。

一瞬间,回忆涌上心头。

"去滑雪吧!"

"我没滑过啊……"

"我带着你滑!"

"喂等等我啊!"

"冬天去滑雪吧!"

"ma,那得下大雪才行。"

.

.

"待て。"

樱井的手指轻缓地写下最后一句。

"嗯,我等你。"

哪怕是100年后的大雪天。

.

.

fin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