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MAM】你是我的守护灵【短篇】

脑洞产物

是甜的

模特大法好!

.

.

.

松本不知怎的,最近总能梦见相叶。

那个从高二起就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的那个少年,如今扔保持着少年的模样,每晚与他相会。

相叶一如既往的聒噪。

起初松本并不在意,甚至冷落相叶。然而日久生情,松本也逐渐打开心扉,开始跟相叶聊过去的往事。

【呐呐小润你听我说,还记不记得那时二宫偷的的那串钥匙,当时可真是把教导主任急坏了!】

"啊啊确实!我现在还记得主任那张乌绿乌绿的脸哈哈哈……"

【是吧!对吧!没错吧!呐!】

"雅纪你真是记忆好哈哈哈……"

松本开始期待每天的梦。

他每天都早早地入睡,只为见到那久违的少年纯洁无垢的笑容。

【小润真是老了呢,细纹都出来了哟~】

"我才25好吗……话说倒是你,在梦里还一直那么年轻……"

【噗fufufu……】

"别笑啊混蛋。"

梦中的自己一把拍上相叶毛茸茸的头,一个劲的揉着。少年被他蹂躏着,边笑边告饶。

松本社员生活的疲劳,每次与相叶相见都能消散。

随着松本与相叶越聊越熟络,松本也越来越好奇一件事。

"呐雅纪,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

【……】

相叶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为什么不说话?"

【……】

随着沉寂,松本离开了梦乡。

自那以后,松本再也没有梦见过相叶。

对此松本也只是一般的好奇,没再追究。

毕竟学生时代交集不多,他并不了解相叶的什么。

只是他似乎溺了进去,他再也忘不了相叶的笑容。

"相叶……好想见你……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松本抱着枕头,再次进入梦乡。

........................................................................

那之后,松本业绩大跌,一个人去喝了闷酒,酩酊大醉。等到店打烊才出来,早就没了电车,找的地方又偏僻,打不到车。松本摇摇晃晃,拐进一条昏暗的小巷呕吐。

吐完了,松本清醒了很多。但同时他也察觉到了哪里有些不对。

他虽不是灵异体质,也不信鬼,但他察觉到这条小巷的气氛确实不对。

松本警觉起来,赶紧向巷外跑去。然而突然有一双冰凉的手抓住了他。

一个女孩的声音幽幽响起:

【一起玩吧,大哥哥。】

松本吓得赶紧甩开手,拼命向巷口跑去。

然而一个凄厉的鬼脸却直朝他飞来。

"完了!"松本想。

他干脆闭上眼。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拥抱。

从背后的,冰冷,不属于人类的温度,但是十分舒适的拥抱。

松本睁开眼,鬼脸早已消失不见。他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用相机】相叶清爽的声音响起。

松本不知是还未回过神还是太过激动,直接摁下了手机的快门。

照片上,是面色惨白的自己和更加惨白却微笑着的相叶。

"相叶……"松本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百感交集,既想哭又想笑,却只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果然还是要告诉小润呢。】

"哈……?"松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抱歉,小润。】

"……究竟……"

【我从刚入学时就喜欢你了】

"雅纪……"

【但果然……无法接近啊……】

【我期待着能和小润多接触,所以总是去找小和玩。】

【我真的……最喜欢小润了】

"雅纪……"松本通过手机屏幕看着相叶的泪水,想说些什么,但只是被相叶轻轻打断。

【然而高二那年我在路上气胸发作】

【没有人救我】

【我就那样想着小润,不甘地死去了】

【我想要保护小润】

【因为我最喜欢小润了】

【不知是不是执念太强了呢】

【我竟然成为了灵】

松本静静地听着,轻轻地抓了抓相叶毫无温度的手。

【我徘徊了好久】

【大概得有1、2年吧】

【我终于找到了你】

【一开始只是远远的看着,守护着】

【但小润似乎生活得很辛苦】

【所以我就附了小润的身,成了守护灵】

【天天与小润聊天,真的很开心哦】

【但我还是太不会伪装了】

【 一被问到现在,就惊慌失措了呢 】

【但我总觉得应该告诉小润】

【就算被小润讨厌……我也】

"笨~蛋!"松本轻轻拍了下相叶的脑门,看着相叶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神微微笑了笑。

果然我最喜欢这个笨蛋了。

"才不会讨厌你呢,我也是最喜欢你了哟。"

【小润……呜……】

"笨蛋别哭啊!"松本赶紧虎摸相叶的头。

相叶"唔嗯"地答应了几声,又露出了笑容。

"你是我的守护灵。"松本通过手机屏,看着相叶依旧黑亮的眼珠。

【嗯,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哟】

相叶眼神诚挚,惨白的脸上似乎还带着红晕。

"那作为约定,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呜哇……一上来就///】

"啊,话说都快天晴了,得赶紧回家了。"

松本一看手表大吃一惊,赶紧往家跑。

途中他感到唇边有柔软的触感,他不禁微微一笑。

又是一天的开始。

让我们梦中再相会吧。

我的守护灵。

F.IN.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