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时不时地~会出现

【arashi】 人狼游戏 ( 二宫篇<二>)

正片没动力了求小天使们给安慰QAQ

二宫篇还剩一章

.

.

.

当我们突然失去意识,又在另一个地方醒来时。

我知道,要开始了,无论对手是谁。

"nino,nino,快醒醒!"

"你好吵啊baka我知道了啊……"

相叶才不是什么笨蛋,我知道的。

他的情商不是一般的高,他十分纤细敏感。

还有那看起来蹩脚的演技。

那是他自然的表现。

纯真的他不想骗人。

所以他才被大家所信任。

我知道……

睁开眼,我看到了那双大大的黑眼珠,他们泛着无情的光泽。

我意识到有什么发生了,向周围看了看,无法抑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Leader,sho yan ,以及J家的前辈后辈。

本来已经坚定的决心,又开始崩溃。

我无声地拽了拽相叶的衣角,相叶会意,开始推还在昏睡的松本。

还好,松本早就醒了,看大家没有都醒就假装昏睡。

〃喂!谁是犯人……!快滚出来!……喂!听见了吗!!〃松本开始卖力地演戏。

我正犹豫不决时,国分前辈醒了。

我赶紧变换态度。

"前辈……你知情吗?"

万一要是国分君也知情的话,一切就不好办了。

然而——

是同样的信。

他知情!

糟了!那其他人也知情了。

.

不,冷静,二宫。

先问问松本,下一步……

"啪。"

相叶轻轻地拍了我一下。

我会意。

"没关系的前辈……总有办法逃出去的。"

我一边安慰着前辈,一边观察着周围状况。

"……差不多了。"

相叶轻声说着。

随后他按着脖子大声叫道:"好痛!这是什么啊?"

然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松本真的瞬间被吓到了,但随即反应过来,配合相叶继续演。

他轻拽了一下装置,让其出了点血。

相叶吃痛,松本也摸到了自己的装置。

【好,这样就好了,只要再把嫌疑……】

我又说了几句误导人的话。

很成功,我的嫌疑上升了。

在相叶的领导下,第一日安全结束。

不以人狼考虑的话,相叶看起来还真的是个善良的普通人类。

第一夜相叶说什么都要知念去。

知念同意了。

对待知念的时候,相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冷漠无情。

这让我想起了他曾经饰演的一个角色:一八。

但明显他与一八有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相叶如一八一样。

或许他就不用这样痛苦了。

.

随后袭击失败,村上君coming out,是吸血鬼。

刚君不知为何呼叫了光一,我觉得奇怪便干扰了网络。

果然。

可是刚君是什么存在。

他为何知道人狼是谁?

我抱着疑惑,逐渐陷入了睡眠。

.

.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变成了相叶。

"不——!"

伴随着少女惊恐的面容和飞溅的血,天音响起。

【今夜死者,ayami】

我惊醒了。

相叶他……是这样杀人的吗?

想到了那瘦削的身影伏地请求的样子。

我不禁眼角一酸。

.

.

翌日

我们票死了山田。

看着知念眼角的泪,我突然觉得相叶有些残忍。

山田应该也知道了吧,演得那么假。

但他也和我们一样,比谁都要爱着他的hey say jump。

相叶却提出去洗澡,吓得我一身冷汗。

这样都没暴露……

洗澡时,相叶闯进我的浴房。

我一边和他打闹,一边听他的耳语。

"……nino,今天就杀国分前辈吧。"

我犹豫了许久,前辈温和的样子在我眼前回放。

但是我们约好了,要全员逃脱。

"嗯……"我也轻声回应。

晚上

突然,呼号机响起。

我迅速起身接起。

【nino……】

是松润。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冷静,J。怎么了?"那边的松润听起来像是刚哭完一般嗓子沙哑。

【我想要帮雅纪】

【他不让我插手,说我经验不足】

【我真的……】

"润。"我打断了他,"做率真的你就好,你不是一直都这么做的吗?"

【……】

【谢谢你 ,nino。我稍微冷静下来了……】

"啊——!"

不远处传来国分的惨叫。

【……】

【……】

【……抱歉,nino……我先挂了。】

松润挂掉了呼号机。

我听着听筒中的"嘟嘟——"声,想到相叶氏的脸,不禁鼻子一酸。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