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花店的男主人与他 chapter3 :火锅派对与三个痴汉

我估计得有一段时间更不了了,

请大家记得我.

依旧欢脱,樱井可能ooc

.

.

.

.

第二天一早,二宫就被相叶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nino,nino,快醒醒,今天有重要的事哦!"

相叶丝毫不怜花惜玉地拍着二宫白嫩嫩的脸。

"啊好了!我起来就是了!"二宫反手就是一个腹拳。

"咕啊!你起来就好……ninomi。"

这个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事,赤裸着上身又给了二宫一个熊抱。

"滚你奶奶个蛋!"二宫把粘糕似的相叶一脚踹开。

"kazu,kazu你听我说,你冷静点听我说哦。"

"我很冷静,比起你来。"

"今天晚上我邀请了咱们的好友小润来吃火锅哦!"

"纳尼?!"

松本润,那是二宫相叶的小学同学,一个满足二宫和也所有弟弟条件的存在。从小就浓颜,五官立体标致,身材好,整个人像MJ似的十分有型,单是追他的女生,每天都要从街头排到街尾。

而二宫从他还是只包子润时就痴汉上了,每天跟踪尾随恨不得上去prpr。连装傻役的相叶都忍不住吐槽你干脆把他抓回家养我都看不下去了。

"哦~相叶氏~我的心灵之友~"二宫仿佛忘光了从昨天到现在的一切,拉过相叶就是一搂。

"……趁着你高兴,在告诉你件事……shoちゃん,Oちゃん也会来。"

听到大野智的名字,二宫脸一黑。

没错,大野智,与相叶可以电波交流的精神好友。纯天然无公害,软软的像个面包。可惜是个痴汉+抖M变态。

那是二宫刚认识时的故事。

二宫和大野在一起喝完酒,也是唯一一次喝酒后,大野突然迷迷糊糊地说了句:"kazu,大好き。"

二宫当时就蒙逼了。

然后他想捉弄一下大野,就对他说: "你让我揉揉你的屁股,我就也对你说喜欢好不好。"

这种大叔诱拐小萝莉的手法,谁能同意啊。

于是大野回答: "好啊(*ˉ︶ˉ*)。"

二宫当时又蒙逼了。

然后他摸到了大野腚。

嗯……像面包一样。

softly~~

然后二宫爱上了大野腚……不,爱上了捏大野腚。

大野也不厌其烦的让他捏,还时不时揩点二宫油。

.

转天他跟相叶提起大野告白这事时,才知道天然的本性。

.

某天银座

(醉)"……相叶ちゃん大好き。""嗯嗯好哒我懂。"

持续了得有一个钟头。

.

.

虽然得知了大野是告白狂魔的本质,但随后就被他黏上了。

"nino,屁股奇酷比都让你捏,过来抱一抱嘛~"

被像糯米团子般软乎乎地黏上了。

.

.

然而还有一个痴汉,可能当事人相叶不清楚,而二宫看得清清楚楚。

那眼神,那笑容,那双下巴——都妥妥的能挤出蜜来。

没错,樱井翔,相叶的大痴汉,几乎三句不离相叶。

本是社会上精英,但每次和相叶坐一起时,整个人笑的跟朵花似的。

就像这样(^∇^*) 笑得没鼻子没眼双下巴都成了四层。

就差流哈喇子了。

而且每次相叶要干一些无稽之事时:

"masaki~我懂啦,我陪你一起做~"

当相叶做了些让他感动的事时:

"masaki  baby!!"

这让二宫一身鸡皮疙瘩。

当相叶端上黑暗料理时:

"不愧是masaki~美味绝顶~"

然后跪着吃的一干二净。

二宫一想起来就浑身发抖。

.

.

.

相叶把门牌上的"open"换为"close"

"那么nino,在他们来之前,我要给你看一样特别的东西。"

相叶元气满满,大声说。

"特别?这个花店?有什么好特别的?" 二宫不解。

"嘿~~咻——"相叶开始把花盆向外推开。

"是个神奇的塑像哦,是镇店之宝哦!nino快来帮我"

"好吧……话说值钱吗"

花盆被搬开了。

.

"卧槽!"呈现在二宫眼前的是一个奇妙的摆设。

说他奇妙,因为——

它有着兔子的头,兔子的腿,兔子的尾巴。

卧槽不就是个兔子像吗?

"你特么逗我玩呢?!"二宫炸了毛。

"可是nino不是喜欢兔子吗?"相叶一脸无辜。

"确实我是喜欢兔子,可这个哪里特别了。"

"这可是我精心准备给nino的回国礼物!"

"都一层灰了哦……我是说哪里特别了……"

"售价250000日元,仍有升值可能。"

"我要了!给我吧!谢谢你!"

"……"

这样打闹着折腾到晚上,他们总算清出了一块空地摆上餐具,准备好食材。

吃货樱井第一个到。

看着一脸正经的相叶和痴汉樱井,二宫突然想使坏。

"呐sho yan我跟你说,昨天相叶氏的奇酷比……"

相叶一把糊了二宫的脸。

"奇酷比……" 二宫还想继续往下说,又被相叶狠狠地糊了脸。

然后松本到了。

"哦……J,快过来快过来……"

J是二宫给松本起的外号。

相叶一把抓住了想要开溜的二宫。

这时慢性子的大野也来了。

"哦Oちゃん!我跟你说,昨天nino……" 相叶刚想报复,话被nino一脚踩断。

"nino怎么了么?"大野问。

"不……没什么……" 看着nino像打劫时用刀威胁自己一样用脚抵着自己的小脚趾,相叶还是把"nino昨天没钱扮成劫匪来抢我还好我机智的化解了"咽进了肚子里。

"开饭吧开饭吧!"樱井一句话化解了僵局。

.

.

饭桌上,二宫凑到樱井旁边问:"你守信用吗?"

"当然了。"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只在这里问啊。"

"怎么了吗?"

"作为相叶的痴汉,如果有机会你会怎么征服他?"

"哈?"樱井愣了一下 ,随即哈哈大笑,魔性洗脑,自带循环立体声。

"别笑了回答我。"二宫为问了这个问题感到害羞,耳朵都红了。

"我嘛,不会对相叶君那样想的哟。"

"诶你不是超级宠他的吗?"

"那是我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呵护。"樱井坐正,温柔地笑道。

卧槽你这是把自己当妈了!

"连叫他masaki baby也是?"

"当然了妈妈要爱护宝贝嘛~"

"那好吧樱井妈妈,我想攻略你儿子,怎么做?"

二宫说完这话感觉有些不对。

诶我不是只想说怎么在技术上胜过相叶氏而已。

二宫羞得耳根子全红了。

谁知樱井一声怒喝: "爸爸我才不会把儿子就这么简单的许给你的!"

"你到底是那边啊?"二宫对于性别混淆的精英,忍不住吐槽了。

而天然那边:

"Oちゃん你听我说。ninomi昨天装成劫匪来抢我呢~"

"……诶……我也好想被nino抢。"

"然后我们俩比技术,nino输给我了哟~"

"……诶……什么技术?"

"那当然是se……"

"啊啊啊啊——"听清情况的二宫飞扑上去,一把捂住了相叶的嘴。

"混蛋你在瞎说什么?!"

"是se……唔唔唔——"

"nino不要激动啊……"

.

.

看着一边打闹的两人和劝架的大野,被冷落的翔润二人苦笑着对视了一下,举起酒杯:

"干杯!"

.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