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花店的男主人与他 chapter2:千万不要惹工口拔

干脆把第二章也放上来好了.

这章有点色色的

.二相有

.

.

.

.

大家好,我是二宫和也。

现在,我正系着五年前相叶氏借给我的皮带,穿着一个月前分别前相叶氏送给我的茶色外套,一脸惊悚地站在上身赤裸的本人面前。

我傻了。

完全的傻了。

"nino,你为什么会在这?你不是去追寻你的音乐梦去了吗?"

一个月前的那天,那人热泪盈眶,用差点把我勒死的力量帮我套上这件茶色外套。

我对他说我要去追寻我的音乐梦了,你要好好继承家业,做一个大厨,让我们有缘再会。

然后我一个wink,拉着行李潇洒的踏上了轮船。

那时的我,是那样帅气洒脱。

然而——

现在,他成了一个不起眼的花店店主,而我则是抢劫这家花店保全今晚温饱的劫匪。

没错,我也只剩这套衣服了。

"倒是你,为什么没有继承家业呢?"二宫没好气地问。

"这个嘛……我研究了一种新料理,叫麻婆豆腐炸鸡汤。嗯……给父母品尝后他们都进了医院,随后立即就决定继承人是裕介了。"

听着相叶无厘头的解释二宫却吓得一身冷汗。

——岳父,岳母,你们现在还安好吗?

"那nino为什么会来当贼?"相叶立刻凑近二宫,大眼睛布灵布灵地眨巴。

二宫被他的卖萌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中途被一个大胡子抢了啊!人生地不熟的好不容易回到日本,却发现存钱的小银行老板携小姨子连夜逃跑,警察一路追捕无果,存款全部都没了。话说你太近了。"

"停停停……我没听懂,能说的简洁点吗?"相叶弱弱的举起手打断二宫的火车。

"我!没!钱!了!"二宫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哦哦,我明白了,所以你就来抢我了对吧!"相叶拍了下手掌,表示智商终于跟上了。

"啊啊啊嗷嗷嗷——我的钱啊!我的心肝啊!没啦!没啦!"二宫毫无形象地一阵哭号。哭的相叶的小心肝一抖一抖的。

"好好好好啦……nino我养你,我给你买衣服,让你住宿行了吧……"相叶极力安慰。二宫再哭下去他也要哭了。

"就这样……一点诚意也没有!呜啊啊啊啊——"

二宫依然在哭。

"那我给你做饭好不好……"

"谁要吃你做的那种饭啊!!呜呜呜呜——"

二宫依旧在哭。

"那我请你去泡澡……"

"那只是你的爱好吧!!呜呜呜呜呜……"

二宫还是在哭。

实在没办法了,相叶咬了咬牙,使出了杀手锏。

"nino,无论你要什么游戏,我都买给你,所以不要再……"

二宫停止了哭泣。

"真的?"

"真的,我从不食言。"

二宫抬起头,笑得一脸狡黠。

"你要给我提供食宿,浴室,还有游戏,没错吧?"

相叶愣了两秒,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啊!nino你个混蛋!!站住别跑!"

相叶一下子站起去抓二宫,二宫灵巧一闪,将一盆花踢到相叶跟前。

但二宫忘了,相叶是花店的老板。

"危险!!"相叶一边自己提醒着自己,一边一个完美的滑步绕开了那盆花。

然后他失去了平衡,连带着摁倒了二宫。

"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这都是地心引力的错。

.

.

"好疼疼疼疼……你在干什么啊!!"二宫察觉到自己被当了肉垫后,狠狠地给了相叶一拳。

"好疼啊nino……我这就起来。"

相叶两手撑住二宫的两侧,缓缓抬起身。

有谁还记得相叶上半身是裸的。

二宫的脸正好对着相叶的胸。

在起来的过程中,二宫的嘴正对着相叶的乳首。

二宫往下瞄了一眼,holy shit!那块块腹肌!

再看看自己的一块腹肌系统,二宫突然有点不爽。

他看着眼前的那只奇酷比。

然后也就莫名奇妙地一口啃上了相叶的胸口。 "唔!nino?!"相叶显然被吓了一跳,但随即就彰显了他的工口属性。

"乳首……乳首它……唔!超级痒的……"相叶勉强撑着地面,面色潮红,在二宫牙齿摩挲乳首的时候闷哼了一声。

二宫仍不松口,伸出小舌舔了乳首的顶部,相叶一阵战栗。

二宫很得意地看着全身红得跟他被蹂躏的乳首一样的相叶。

小样,我就是一块腹肌了咋地?老子技术在这。

二宫并没有觉得自己暧昧的行动多么让人容易曲解。

他也忘了相叶别名工口拔。

.

.

相叶很不服气,后果很严重。

他直接拎起了二宫,脱掉了他的外套,扯开了他的衬衫,从脖子开始亲吻。

二宫被相叶的气势吓呆了,就任由他逐渐向下亲吻,二宫感到身体越来越热。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技术竟然……

二宫显然已到极限。

相叶轻柔的吻从锁骨,胸口,再到——

一块腹肌。

看到那块白白的肚皮,相叶一下子破了功。

"啊哈哈哈哈kazu你还留着它呢这么爱它……"

对了,相叶兴奋时会叫二宫kazu。

二宫才缓过来,慢慢坐起,看了看他心爱的腹肌。

——哦小宝贝我爱你! 没有这块腹肌,工口拔可能会继续做下去也说不定。

一想起二宫就浑身战栗。

两个大男人,就为了技术问题互相调情,也是够拼的。

"话说nino技术真好啊……"相叶揉着胸口感叹。

"那不是当然的嘛……话说你这有浴室吗?"二宫衣衫不整地站起来,为刚刚的事感到后怕。

"啊有的有的……对了kazu要不要一起泡?"

"但是我拒绝。"

虽然表面冷静,耳朵的潮红却暴露了二宫内心。

"nino你害羞了?明明刚刚舔我的时候……"

"滚犊子!"

.

.

.

TBC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