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ィゴ

いづか、また。

【arashi】人狼游戏 知念篇

类似番外的章节(・ิϖ・ิ)っ

请务必仔细阅读

否则正片你智商就跟不上了

传说中的高虐

开始咯♥

我是知念侑李,是 hey say jump 的成员。

我现在正和同团的山田君,山田凉介共同参与一场人狼游戏。

以及—— 我是人狼。

第一夜,我被人狼前辈派去杀人。

前辈没有详说要杀的人是谁,只告诉我是107号,而旁边的106号,我记得是山田君的房间。

得知不是山田君后,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同时更紧张了。

虽然有游戏经验,但与前辈残杀真的是第一次。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107号门前,轻轻转动门把。

打不开。

果然被骑士防住了吗?

不,不是!

无数的银线,缠绕在门把上。

是谁想出的把戏,干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我一样可以破坏它!

用着人狼特有的巨大力量,我开始剧烈摇晃门把。

这时门突然开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毫无征兆的开了。

一双红色的眼睛紧盯着我,我浑身一个冷战。

但本能告诉我,我不能走,我得看清吸血鬼的真面目。 正当我想要走近吸血鬼时,意外发生了。

"是谁?" 是山田君的声音。

不知怎么的,我一下子就慌了神。

"啊啊……" 不禁叫出了声,连吸血鬼的脸都没细看,直接连滚带爬的跑回了房间。

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仿佛要冲破胸腔。

暴露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明知道山田君的门上了锁。

明明我一直很冷静的。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只是听到山田君的声音我就不行了呢。

"前辈……我失败了……"

我拿起房间的呼号机,小声地说道。

那边是一阵可怕的沉寂。

"是吸血鬼……"我接着讲了下去。

"但我跑了……似乎还暴露了自己……"我感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 ,呼号机另一边似乎有看不见的威压压迫着我,掐住我的脖子,使我几近窒息。

"我倒是没有听见你的声音……算了,你今晚好好睡吧……" 对方的声音十分沙哑。

"……好的……"我像是获了大赦一般松了口气,全身瘫软。

前辈是知道的吧,要杀的人。

啊啊,只有我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我果真不受前辈们信任。

那夜,我无法入睡。

.
.
.
.
.

"知念,知念。"是山田君的声音。

啊糟了,快要裁决了。

我赶紧爬下床,打开了房门。

"久等了,山田君。"

"那个,知念啊……"山田君欲言又止,苦笑了一下。

"怎么了?"

"知念……是狼吧。"

"诶。"

"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但我也不想害死前辈们。" 山田君表情痛苦地说。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我感到冷汗阵阵冒出。

"知念!"山田君抓住我的肩,"你的声音,难道我还听不出来吗?"

"对不起……"我突然有点想哭。

"别这样,知念……声音很小,除我之外没人听的见啦。"山田君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

"那,我要是裁决山田君的话,山田君会怎么想?"不知为何,我说出了这样的话。

"为什么这样说呢,知念?"山田君继续苦笑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会代替你作为一个人狼死去的。"

对了,如果杀了山田君,那我不就安全了吗?

.
.
.
.
.

于是我看着我为了自保指向他的手指 ,看着他浮夸的演技, 看着他挣扎着在我眼前死去,看着鲜红的液体飞起、喷溅。

"(活下去)" 我看见他的口型这样说。

我哭了,哭得很小声。

我很愧疚,我很痛苦。

我恨那个一直是胆小鬼的自己。

我恨那个背叛了团员的自己。

我恨那个自私,只知道保命的自己。

我不敢去看山田君的眼睛。

山田君,你为什么要那么温柔? 为什么。

.
.
.
.
.
我憧憬大野前辈。

他冷静,神秘,唱歌跳舞画画样样精通。

多么厉害的人啊,我想。

我一直注视着他。

然而现在,我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我不配敬仰他。

我真是,最差劲了。

.
.
.
.
.

第二天晚上,前辈去杀人了。

几乎没有一点动静。

但我却吓得瑟瑟发抖。

山田君带血的容颜,似乎正在我面前微笑。

"为什么,为什么……!"

惊呼声戛然而止。

是国分前辈吧。

他是在问为什么是前辈吗?

其实我也是挺惊讶的。

前辈孤身一人,走过了三次游戏。

他已经完全绝望了,比我绝望的多。

他早已跟曾经的前辈相去甚远。
.

.
.

所以,当我自愿被判死刑时,他冰冷的眼神也不让我觉得奇怪。

【时间到】

"再见了,大家,对不起……"

对不起,凉介,国分前辈。

现在我也要去那个地方了。

到那时我再好好的对你们谢罪。

脖颈传来前所未有的剧痛。

天花板的图像逐渐模糊,视野逐渐变黑。

山田君就是这样死的吗?

好痛苦。

但这样就好。

如果,如果有机会的话

愿我们还能一起组团,一起开演唱会。

对不起。

一直以来谢谢你。

凉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