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ノA∞

a8双团担一枚 ,偏好SA,模特,山组,横雏。还是声控……会画画,写文,但不是触……ma~要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话我会很嗨森(ง •̀_•́)ง

马戏团风的murako小姐姐

她真的太好看了我画不出她的一半好看😂😂😂

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半身鹤球

已经被我玩坏了😂

鹤:"ya~吓到了吧!我从锻冶所跑出来(遁地)见你了哦~"

我:"拜托了求您回去!"

许愿鹤丸。

夏天……呢

就是要吃着冰棒打游戏呀

第二张自设性转注意

存一个设定

【雏仓\仓雏】乱


标题大概是这个↑




BG设定,关系乱有,私设有,糖八仓雏碧池情节设定有。




…………………………




"呐呐仓子今天来学校参观的社长好帅啊~啊~已经完全沦陷了。"






"……哦,是吗。"仓子抬起头,看了看餐桌对面捧着粉红色脸颊眼睛闪闪发亮的村子。






"仓子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我们学校附近那家大会社的社长呢。人长得帅又有钱,简直是是村子的type~"






"……我吃饱了。"仓子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起身收拾了碗筷,径直向食堂外走去。




"喂仓子!仓子!啊~真是的,都不听人家好好说话。"村子看着远去的仓子,有点生气地鼓起嘴。




却不知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某个人尽收眼底。




................................



村子是个碧池。

仓子一直都这样想。









角色设定↓


壁咚学长  大仓
同校的学长,仓子的男神。
实际上是个见到可爱的人就要壁咚的怪人。(壁咚过被仓子胁迫女装出门的村上)
很喜欢村子。知道村子并不喜欢自己还要和自己交往后也并无反感,觉得这样子就好。
和村子上过一次床。
分手后大哭了一场,还跑去村上的别墅哭诉(壁咚事件后两人成为了朋友)。
"村子。"






社长 村上
喜欢猫,有洁癖,年轻有为的社长。出于对仓子的抱歉(仓子自述村上醉酒后与她发生了关系),一直照顾着仓子,对她"唯命是从"。给仓子买了别墅。后来慢慢喜欢上了仓子。
"我不喜欢卖弄可爱的女孩子,也不喜欢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但是,我喜欢仓子。"
被生理痛的仓子赶出去穿着女装买内衣时偶遇大仓(壁咚),两人成为好友。
最后和仓子坦白心意,两人喜结良缘。









村子

大概是个碧池。先是喜欢村上,但得到大仓的追求后果断开始了和大仓的交往。说不上到底喜欢谁,也许是帅哥都可以吧(笑)
知道自己的可爱之处,充分利用这一点夺走了大仓的芳心。
和仓子算是死党,并不知道仓子喜欢大仓,最后和大仓分手。大概比起大仓还是更喜欢仓子吧。
和仓子在学园祭上坦白心声,重归于好。
"我才不可爱呢……仓子。我是世界上最卑劣最狠毒最让人讨厌的人……但是只有仓子……不想被仓子讨厌。"







仓子
碧池二号。自称没有自己在床上俘虏不了的男人。情史很多,在学校是高冷的女神形象。喜欢大仓却被村子抢先。但是偶尔遇到了醉酒的村上,带回家后伪造了两人发生了关系的现场。享受着村上的"赎罪",也会提出许多过分的要求。
但两个人的关系紧密导致互生情愫,仓子慢慢喜欢上了村上。
学园祭之后,仓子接受了村上的告白,两人走到了一起。






一直觉得两位小姐姐适合又婊又可爱的设定(碧池怎么啦?碧池多可爱啊!)先记下这个脑洞……


有机会了……


大概会写吧……


……嗯

亲爱的二宫先生34岁生日快乐!



曾经入坑是因为觉得二宫先生颜很可爱,现在觉得二宫先生简直是撩妹大手!!(来自黄苏的咆哮)


有的时候感觉岁月对二宫先生真是偏爱——岁月润泽了他的目光,却不曾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在二宫先生高中生般的外表下,那浅褐色的眼睛流露着岁月带来的成熟感和温和。


总有人说二宫先生比以前变得更加圆滑,人情世故了。但在我看来,二宫先生永远都是那个有些阴郁却又活泼的少年。


我的碟到了,滚了一遍。感觉无论是之前的秘密,还是现在的秘密,二宫先生的活泼感都是从未褪去的。

正是因为这份活泼感和阴郁感交织,少年感和成熟感交织,才塑造出了这样的二宫先生吧。

Yoko尼酱生日快乐!

最近尼酱的颜真的太逆了(  ˃᷄˶˶̫˶˂᷅  )让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首歌……听的时候感触颇多……

青空之下,我们又何尝不是追寻着明天呢?

虽然会迷茫,但是一直都走在前进的道路上。

有些事情,真的是随着年龄增长才能体会。


真的。

喜欢上岚,真的是太好了。

【sa】荞麦面先生【壹】


对,你没有看错,又是新坑。

舌尖上的sa

看到家里人做面吃,突然想要写了

最近挺忙的,不知道啥时会有有下一章

招待不周,请享用吧!

。。。。。。。。。。。。。。。。。。。




"……唔……嗯……是这里吗?"


樱井手中攥着弟弟写给自己的字条,抬着头疑惑地看着面前店面的招牌,再度拿起字条确认了一下。


【葉亭】


那娟秀的字分明地写着荞麦面店的名字和这家店的地址。


樱井扭过头,东张西望,看看是不是自己找错了,周围是不是有这样名字的店。


可是周围一排排的发廊和首饰店告诉樱井,他的GPS并没有出错。


他不由得犹犹豫豫地又向店里望了一眼。


没错,还是和他质疑人生之前一样,店里只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哥,安安静静地擦着杯子。


没有穿着T恤,带着白帽,忙着把面的水沥干的满头大汗的大叔。

也没有什么客人。

只有一个默默擦杯子的小哥。

这哪一点跟老字号本土第一养生荞麦面店这几个字挨边啦!

真的有传说中超好吃的荞麦面吗?

虽然这样说着,樱井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打扰了,请问现在是营业时间吗?"

"啊,欢迎光临。"店里的小哥抬起了头,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请到这边坐。"

樱井这才慢慢挪到了一张离这个小哥比较近的桌子坐定,抬头环视了一圈店内的装潢。

很古朴,也很干净。店面不是很大,却显得宽敞。淡雅的浅棕墙壁配上鹅黄色的吊顶,桌板是清一色的米白,椅子又都是木制,能看得出店主人确实为这家店下了不少的功夫。

"……真是个漂亮的店啊。"樱井不禁感叹道。

虽然自己至今为了尝遍全日本最美味的荞麦面去过了不少地方,但这样素雅的荞麦面小店还是第一次见。

这次听了居住在这附近的自己的弟弟的介绍,来到了这样一个完全不像荞麦面店的荞麦面店,而且店主小哥的身形,完全不像是会做荞麦面的样子。

樱井盯着荞麦面店小哥细瘦的手臂,出了神。

"客人你要点些什么呢?"荞麦面小哥有些哑哑的声音让樱井回过神来。

"有什么推荐吗?"樱井打开放在一旁的菜单。果然如同这家店一样,干净素雅。

"啊……推荐的话,这个。"

一股淡淡的柚子香突然凑近,毫不吝啬地钻入樱井的鼻子中。

樱井稍微侧了下脸,映入眼帘的是荞麦面店小哥栗色柔顺的头发和纤长的睫毛。

"这个。柚子冷荞麦。"

"哦,哦!"盯着小哥出神的樱井发觉自己的目线不对劲后,赶紧将视线转到菜单上。

然后就看到了一只超级好看的骨感的手。

天哪这个小哥哥是要帅上天啊。

"那就……柚子冷荞麦。"

"好勒~"

突然干劲十足的荞麦面小哥走到前台,将一旁刚刚煮好的荞麦面捞出来。挽起袖子,露出细瘦却结实的手臂,十分干练的用力震了下手肘,沥干了水,又在冰水中飞速地过了一下。

随即他又行云流水地将荞麦面装盘,摆好蘸面的面汁,单手端着,像是西餐店里的服务生一样轻巧又优雅地将荞麦面送到了樱井面前。

樱井因眼前的景象怔住了,举起筷子小声说了句象征性的"我开动了"就端起了碗。

而荞麦面小哥却站在他旁边微笑着看着他。

樱井更加不好意思,夹起荞麦面就往嘴里送。

"唔!"

嘴中扩散开来的香气和柔软细滑的触感顿时使樱井眼中放出了光彩。

简直就是一颗爆发的美味炸弹!!浅浅的柚子香,混合着荞麦特有的味道,简直是梦幻般的共演!!

并且温度也是那么讲究,冰凉中还带着些许没褪去的汤的温度,是让舌头舒适的,恰到好处的温度。

不仅是舌尖,甚至大脑也开始了痉挛。

这个荞麦面,这个荞麦面——

"超绝好吃!!"

樱井的一双大眼睛都在pikapika闪着光。

"这可是我的荣幸。"

"难怪叫柚子冷荞麦……简直好吃到离谱啊!"

"准确来说是柚子皮冷荞麦啦……不过,我更推荐你蘸一下面汁哦。"

"这样吗?"樱井又夹起一些面,蘸了蘸看起来有些淡微微泛着浅绿的面汁。

"唔!"

一入口的那一瞬间,樱井仿佛看到了广阔的农场。

轻快奔腾着的小羊,碧绿的草场。羊肉是那样鲜美,菜汁是那样甘甜。

入口的瞬间,仿佛在品尝整个自然!

"……这个是……这个是……羊肉汤!还有西芹!"

"客人您真的味觉很敏锐呢!"荞麦面小哥睁大眼睛鼓起了掌,"难道是美食家之类的吗?"

"细细熬煮的羊肉汤,用甜味增调味,再加上盐渍过的西芹汁,掩盖了羊肉的腥臊,只留下鲜味,就像是把整只羊融进汤汁去……恕我直言,先生家原本应该是开中华料理店的吧。"

默许了小哥赞美自己的话,樱井带着ドヤ颜说到。

"诶诶诶其实是超能力者!?"小哥更加惊讶,瞪大双眼凑近樱井急切地问。

太近了太近了!

樱井有点吃不消荞麦面店小哥的这一套,有点难为情地别开了脸。

"并不是超能力者啦……其实我只是区区一介荞麦面爱好者……"说到这,樱井又扭回头看着相叶,"但是,恕我直言,这道冷荞面虽然接近完美,却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嗯嗯!"相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拿出笔想要记录。

"首先……"

"对不起先失陪一下。"

这时有几个常客走进了店内,小哥只能先放下笔记本挽起笑容迎上去。

"欢迎光临。"

被冷落了的樱井有些小情绪。

"……ba桑。"

嗯嗯?

我好像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了。

是什么……ba……

诶……

soba?!

荞麦面先生吗??

樱井故意吃得很慢,偷偷听着"荞麦面先生"和那几个人的对话。

然后樱井就了解到荞麦面先生是一家中华料理店的大儿子,自主跑出来创业,还干过一段时间的调酒师。

原来如此,荞麦面先生的这一身行头估计也是从调酒师那一行带来的吧。

看着soba先生有条不紊的行动,樱井"嘿嘿"地笑了出来。

似乎察觉到了樱井的视线,"soba先生"带着略有歉意的表情走了过来。

"抱歉抱歉……那些人都是鄙店的常客……请问先生您的名字是?"

来啦!

"樱井翔,叫我sho就可以了!"

看到"荞麦面先生"走近了的樱井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大声地说了出来。

然后"荞麦面先生"就有些吓到了,两只手吓得往胸前紧缩。

好像……小兔子。

"……啊!那个,我是相叶雅纪。总之感谢樱井先生今天的光临……啊不对,应该叫sho才对……可是叫本名又太失礼……"

听着荞麦面先生可爱的碎碎念,樱井不知道怎的就握住了他的手。

迎面对上荞麦面先生的脸,清秀又不失帅气,带着些许的少年气,但又满满的都是岁月的味道。

尤其是那双漆黑的眼睛,笑起来黑得不见眼白,像是要把樱井吸进去似的。

"对了!"似乎并没有在意樱井的这一举动,荞麦面先生还回握了几下樱井的手,"就叫客人您shoちゃん好了。"

"而且,请务必!务必再光临鄙店!我正想要改进这道荞麦面呢!"

"啊,好,好的……soba……"

握着相叶热乎乎的手,樱井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把自己给这位先生冠以的"外号"叫出口。

这位"soba先生"不是荞麦面先生,而是aiba先生啊。

"怎么了么?"

看着aiba先生毫无疑虑的亮晶晶的眼睛,樱井如释重负地长呼了一口气。

没有傻乎乎地叫他的名字,真是太好了。

………………………………………………

在那以后两人就熟络了。不仅是樱井总跑来相叶这里吃荞麦面,有时相叶的弟弟来代班,休假时也和樱井悄咪咪潜伏到别的荞麦面店"偷师学艺"。

"我一直觉得这家的荞麦面的蘸汁很爽口,应该是加了甘草一类的植物。"

"嗯……甘草,还有之前那家的贝类高汤,感觉都是和柚子很合的崭新味道。"

"怎么样,要不要今天就改良试试?"樱井拨弄着碗里最后的几根面条,扭头问相叶。

"嗯……果然还是算了吧。"相叶摇了摇头,拿起一旁的餐巾纸擦了下嘴,又整整齐齐地将纸叠成原样,搁在一旁。

"相叶さん为什么对柚子这样执着呢?"樱井没有注意到相叶的动作,草草吃完了最后几根面条,放下筷子,起身去拿餐巾纸。

"因为……啊,shoちゃん,那是我用过的……"相叶犹豫着,抬头却看到正要拿起自己用过的纸巾的樱井。

"啊啊啊对不起!"樱井有点惊慌,连忙拿起旁边洁净的纸巾坐回了原位。

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为什么我会一瞬间想到这样就是和aiba先生间接接吻啊!

对自己的想法害羞到难以言喻的樱井,不禁红了脸,假装把弄着手里的纸巾,不去看相叶的脸。

相叶却没有在意,只是嗓音沙哑地缓缓开了口。

"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樱井不由得抬起了头。映入他眼里的,是那漆黑的不见眼白的眼睛中璀璨的星河。

"那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柚子。"



tBC.

ninomi与牙白的同人文(翔哥哥系列番外篇)

大家好久不见
我这系列断更有一阵了
非常对不起(土下座)
希望这篇能让你看得开心😊

据说日本那边的gn站二相的比相二的多w

……

呐,知道吗?

这几天的nino很反常。

他不玩游戏机了,开始看手机了。

可能你不会觉得奇怪。对啊手机上也有游戏啊。

"啪。"坐在游戏机跟前的nino反手给自己的汉堡手狠狠地就是一巴掌。

智能机的屏幕亮着,大大地标写着【AS】的字眼。

"我怎么就是控制不住我这手……"

nino一脸哎呀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争气的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自己那只汉堡手,随即另一只手又立刻拾起智能机了。

nino一脸不情愿地看着智能机说出你看吧是我的手先动的手才不是我自己想看呢哼。

(°.ー°)

在一阵短暂的寂静后。影帝ninomi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又低下头来看了起来。

……………………………………

自从那时答应翔哥哥保守同人文的秘密,nino就一直有些烦躁。

先是因为翔哥哥有这么好玩的发现为什么不跟自己说这件事。

其次,就是为什么翔哥哥非要当着装睡的自己看同人文,不仅没发现自己是装睡,而且还笑得那么开心。

有那么好玩吗?同人文?比我给你表演魔术还好玩吗?

无意间有些吃了同人文的醋的nino回到家,没有拿出掌机,而是拿出了黄色壳的智能机小可爱开始了检索。

(°.ー°)

其实在看到翔哥哥看同人文之前,nino就已经对同人文有所耳闻。

无非是把我们的形象带入进女孩子们想出来的一些恋爱情景去不是吗。

抱着并不是太期待的心态,nino随便打开了一个文字网站浏览。

突然蹦出的弹窗让nino皱了下眉。

"啧,还要注册吗……"

正打算随便打点什么上去的nino,突然灵光一闪,露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

"说起来我记得名字顺序就是表明攻受关系呢……fufufu……"

【Aiba Sho】

叮叮。小弹窗依旧健在。

"呜哇……这种都有人注册吗?"

有点吃惊的nino捏着自己白白的下巴肉,又输了一个。

【nino sho】

叮——

【注册成功。】

哎呦我的天!

"什么嘛……支持我和shoちゃん的gn这么少啊fufufu……"

努力打算骗过自己的ninomi挂着笑容,用着新注册的"nino sho"的名字,搜索了一下arashi内各搭配的热度……

然后狠狠地摔了智能机。

…………………………………………

看在本大大如此帅气酷炫的份上这些自称是我的饭的gn们竟然敢说自己站all二简直不可理喻看来最近是要海啸了不也许是台风呢w来自每个黄担gn脑内的台风w这样日本真的是要完了呢w。

像是弹幕一样,nino的脑内飞快地飞过这样一段话。

不过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处在食物链底端的男人。

⸜(* .꒳ ॑* )⸝

顿时nino的眼中放出光芒。那是眼也笑眯了,眉也笑弯了,嘴也勾起来了,脸颊红扑扑,模样也更好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豪放地笑了起来。

然后我们的ninomi……不,二宫大大就迅速抄起智能机,想要把这份喜悦传达给自己的挚友,一生的小伙伴——

"相葉氏你知道么w我在一个网站上啊……"

"诶什么什么~抱歉啊nino我现在正在做饭先挂了哦有什么一会再说~"

"咔嚓。"

( ´ .- ` )

听着智能机里传出的挂断声,nino的小心脏顿时凉了一半。

"信不信我在广播上挂你……"

下定了决心要在广播上好好挂一回竹马的nino黑着脸,像是泄愤一般地打开了许多许多有关他亲爱的竹马的同人文,然后把网址一条条复制,用匿名邮件发了过去。

要好好看看哦w食物链底端桑w

暗自窃喜的ninomi果然不一会就收到了自己竹马的回信。

from:aiba氏

nino我做完料理了哦!过来吃吧!是文字烧哦!啊对了,今天是nino的休假来着~那就吃完饭再打游戏吧!

……关于同人文的事呢?

nino又从头到尾把邮件读了一遍,果然没看见有关那些神奇网址的一丁点线索。

二大大顿时有点方了。

"这个笨蛋……该不会没有看见吧……"

突然,相叶又发邮件来了。

from:aiba氏

nino!我收到了一个好可怕的邮件!

(* .॑꒳  ॑* )看吧果然还是看到了嘛~

from:nino

诶w没关系吗?你有打开看嘛w

ninomi很嘚瑟地就发过去了。

然而没等我们的二大大高兴多久,相叶那边又发来了邮件。

from:aiba氏

不用担心⸜(* ॑♢ ॑* )⸝,已经好好的删掉了~完全没有看哦~话说nino你再不来吃文字烧就凉了哦。

啪。

智能机小可爱被拍在了地上。

(°.ー°)

深深感到挫败感的nino站起身来,猫着腰慢悠悠地换好衣服,对着镜子捏了把自己的脸。

嘛,难得他约我。

……………………………………

nino到相叶家时已经是黄昏了。

两人一边喝着酒吃着文字烧,一边闲聊。

"呐nino,现在女孩子们都喜欢什么啊。"

"arashi啊。"

"不是不是!我说的是兴趣之类的。"

"……"

nino黑着脸看着相叶,很想给面前的人一巴掌。

就是你删掉的那份奇怪邮件里的网站上的东西啊バカ!!

虽然很想这么说,可我们帅气逼人的二大大只是拿起桌上的kirin(爸爸)啤酒喝了一口,粗着声音说:

"不知道……应该是看书之类的吧。"

对面的相叶"诶~诶~"地应着,突然一个抬头。

"nino!要不要玩游戏?"

"……你吓死我算了。"

然后两人就去打游戏,打着打着,相叶就说去做点零食来,二宫也含糊地回应了几声,手柄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可等相叶走后,二宫的肚子却没来有地疼了起来。

啤酒(kirin爸爸)喝太多了!

二大大捂着肚子跑到了洗手间,却又在无意间看到了某神奇网址的更新。

【(ninoai)   断桥】

哎呦这个好(* ॑.꒳ ॑* )

不知为何变得很想看的nino立马戳开了看。

【"诶,nino……这是……?"】

【"和你想象的一样哦。"看着身下被自己禁锢在床上的人惊愕的样子,二宫不知道为感到一股烦躁感,随即低下头恶狠狠地啃了下对方的嘴唇。】

【"唔……"身下人的嘴唇被啃咬出了殷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显得格外妖艳。】

【"……nino……是讨厌我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漆黑的杏眼流下泪来,相叶的声音有些哑,他这样断断续续地问道。】

【二宫更加烦躁了。】

【"是啊。我可是最讨厌你这家伙了。"】

【狠狠地用手肘怼了下面前人的腹部,带着玩味的笑容观察着对方。】

【"aiba氏,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迟钝呢?"】

【你何时才能理解我。】

【明明彼此都知道,明明你已经知道我不满足于这种关系了。】

【究竟是何时喜欢上这个笨蛋的呢?】

【第一次和他同睡一张床上时?第一次和他打游戏时?还是捉弄他时看到的那张明明快要哭了却强忍着的表情?】

【对了,是他的笑容。第一次看到时,就决定要守护下去的笑容。】

【二宫不由得收紧了抱着相叶的手臂。】

【"最喜欢你了,笨蛋。"二宫用轻的自己都无法听见的声音说。】

【所以,请原谅这样自私的我。】

然后就是一段不可描述。

文章中的相叶一副天然又迟钝的样子,二宫有些不爽地努了努嘴。

这就是有些gn心中的相葉氏的形象吗。

真正的相葉氏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哦。

虽然会很迟钝,但是该敏锐的地方可是比谁都要敏锐哦。

莫名替竹马生了点气的nino,即使如此还是拿起智能机翻找良文。

但过了一会,nino又意识到待在厕所里的时间太长了,游戏兴许会待机,拿着还亮着屏的智能机赶忙跑出了厕所。

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惊失色。

相叶,相叶他——

在玩自己的游戏!

"快住手!我还没有存档!"二宫大步上前抢过相叶手里的手柄。

"谁让你动我的游戏的相葉氏……等等你用的什么破装备!我好不容易打到现在你想让我功亏一篑吗?!!"

二宫也不管智能机还亮着就直接撂在一边,握着手柄边蛇皮走位边用小细嗓责怪自己的竹马。

"我这不是看到快待机了嘛,一动手柄就自顾自开始了……话说nino,你的手机……"

Σ( ° ♢ °|||)︴

"嗯?"好不容易让游戏主人公脱离险境的二宫回过头,看到的却是一脸惊悚的相叶。

Σ(°.■°)!!

完了,这下子真的……

一瞬间,二宫的脑子里飘过很多东西。

比如早上五点跑来他家约他打棒球的相叶,逼着他吃完整整一份麻辣麻婆豆腐,又微笑着递给他一杯相叶茶的相叶。

偷偷打他还没存档的游戏结果输得一塌糊涂还怪自己没有存档的相叶,聊起工口话题露齿哼哼哼笑个没完的相叶。

似乎记忆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和相叶的美好回忆。

然而这份纯洁的友情,现在就要……

"这个作者我有关注的!"谁知相叶却兴冲冲地拿起了智能机,"这个文风我认识的。这个gn写过好多arashi各种组合的文。"

"蛤?"二大大懵逼了。

等等我要梳理一下。

相葉氏这家伙刚刚说了什么。

他似乎说了他有关注这个gn而且还涉猎很广对吧。

那不成他也……?

"你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啊你是说同人文吗?"相叶不知为何来了兴致,"那次我和shoちゃん去吃赤贝,他去厕所忘记关手机了就碰巧看见了,虽然当时感到哇这是什么好恶但是后来忍不住好奇就去看,发现还是挺好看的就……话说nino你主吃的是咱们俩的cp吗fufufu……"

"……我去个厕所。"

"诶nino!?nino?Σ( ° ♢ °|||)︴"

又回到厕所的二大大思考起了人生。

没想到相葉氏才是藏的最深的那个……是该说他敏锐呢,还是迟钝呢……

嘛,总之。

二宫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打起了小算盘。

这次说什么也要胁迫shoちゃん请我吃饭了。

毕竟是万恶之源嘛,fufu。



"阿嚏——!"正在看报纸的翔哥哥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今年的花粉症也来的很早啊……"

tBC.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大野智

主打:模特组(爱哭鬼组),山组

樱井翔

主打:全员,主翔攻

相叶雅纪

主打:全员,似乎自己的受役多一些(?)

二宫和也

主打:二攻

松本润

主打:???,似乎有末子组

【hina生贺】最好的礼物



hina生日快乐!

跟去年差不多一个套路啦嘻嘻嘻✧*。

只不过这次是门把角度辣✧٩(ˊωˋ*)و✧

……※※※……※※※……

今天是村上的生日。

而今天正好有村上有节目要录制。

由于几天来排的满满的行程,录制结束后,村上倚在乐屋的沙发上迷迷糊糊,最后竟睡了过去。

"村上さん就在这个乐屋吗?""是的。"

"这次的突击惊喜生日party就当做一个企划吧,啊camera桑就不用跟进来了,我们自己拿着DV机拍就好。"

横山跟staff商量着,和涉谷一起推开了村上所在乐屋的门。

"Surprise——!!hina没想到我们来看你了吧……啊咧。"

带头推开门的涉谷横山连同着一起打算来给村上一个生日惊喜的门把们都愣了一下。

惊喜派对的主人公,正睡姿不雅地到在沙发上酣睡。

涉谷走近,拍了拍村上的脸。可是村上似乎睡得很熟,这样子也没有醒来。

涉谷看着村上厚重的黑眼圈,苦笑了一声,"看来他是太累了。"

"怎么办,要么不拍了?"大仓问。

"可是好不容易有这样一次机会……"安田露出了有点惋惜的表情。

"拍吧。"横山换了个姿势,将DV机对准村上所在的沙发,说,"我就站在这里拍,你们一个一个进来,把想说的话讲给hina,在送上礼物,最后谁把hina吵醒了谁就请大家吃饭怎么样?"

"喂喂喂Yoko这可不行啊!""kimiくん你耍赖啊!""呜哇好阴险!""这样Yokocho不就不用说了嘛!"

刚一提议就被群怼的横山有点想哭。

到最后一帮人似乎是吵嚷得太大声了,沙发上的人突然翻了个身。

乐屋陷入了难得的寂静。

"那……就这么办?"

过了好一会儿,横山才小声地问。

除了横山外的所有人一边默默点头一边蹑手蹑脚地走出了乐屋。

……※……我是分割线……※……※……


第一个进来的是安田。

虽然对于自己为什么打头阵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安田还是端着自己的礼物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发跟前。

而此时横山举着DV机和一个不知道从哪拿来的点歌机,带着慈祥的笑容靠了过来。

"安田选手,你想要点什么歌呢?"

"啊,【冬恋】好了。"天然的安田倒没在意那点歌机是哪来的,在BGM的渲染下,把心中的话对着沙发上熟睡的人说了出来。

"那个……信ちゃん一直都是很温柔的人,这些年也一直为eito付出着。对于我来说即使可靠的前辈又是很好的友人……虽然总是打我和maru的头,那个真的挺疼的。"

"但最近似乎有些太忙了,太努力了……皮肤和健康状态感觉都不是很好……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个大概可以帮上信ちゃん吧。"

然后安田将手里的一款看起来很贵的面膜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

"希望新的一年里你能变得更加偶虾列。"

横山给了面膜一个近镜头,看着少女粉的包装,有点没憋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YokochoQAQ!"

"好好我不笑了。"

"那……我就走了。生日快乐,信ちゃん。"

然后大仓紧接着就进来了,眼尖地一下瞥到了桌上的面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仓一笑,横山也想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表演起了笑声的合音,还自动分了高低声部。

而这时他们想起了熟睡的村上,赶紧噤声,换上生无可恋脸继续拍摄。

"横山くん,我要【陽炎】。"

歌曲响起了。

"生日快乐,信ちゃん。虽然最近出去吃饭的次数变少了,但感觉我们平时还是联系挺多的。刚加入eito的时候第一个训我的人就是你,虽然当时我觉得你凶巴巴的好像大猩猩,但是这么多年来的相处也让我好好认识到了真正的信ちゃん。"

"虽然看起来又凶又不可爱,但是信ちゃん也有独有的温柔吧。"

"最近银座那里新开了一家店啊,我希望信ちゃん可以去看看,顺便带上我。"

"你这只是在满足私欲吧。"

"这也没什么吧,反正他还在睡觉。"

横山给了大仓一个白眼。

"我的礼物是……这个。"大仓把怀里的罐子放在桌子上,"野蜂蜜。对喉咙好的。"

然后大仓也走了。

丸山刚想进来,却被涉谷抢了个先。

"【LIFE】。"

涉谷大步流星,直接走到村上跟前蹲下。

"一直以来辛苦了,hina。"说着伸手戳了戳村上因张着嘴而露出的八重齿。

"一直以来我都在依靠你和Yoko。但最近也发现了你的可爱之处了,心灵上也确实越来越近了。"

似乎觉得两人的距离不够近,涉谷一屁股坐上沙发,并示意横山给自己手里的礼物一个特写。

是一个豹纹的眼镜,上面还有亮晶晶的贴钻。

"嘛总感觉最近好多人说你品味土,啊其实这个是yasu挑的,感觉还挺适合你的。"

说着把眼睛往村上脸上扣。

横山:"(小声)喂喂喂喂……这样他会醒的。"

而涉谷似乎没听见横山的话,歪歪扭扭地把眼镜戴在了村上脸上,端详了一会,笑出了声。

"睡相好丑w"

横山:"(小声)什么奇怪的吐槽啊。"

而村上被这么折腾依旧没醒。

涉谷还在笑,站起了身,拍了下村上的头发。

"生日快乐,hina。下一个是谁?换人啦换人!"

横山:"(小声)声音太大啦!"

涉谷出去了。

门外似乎发生了争执。

最后锦户进屋了,丸山则一脸委屈地站在门口。

"kimiくん,我要【Dear】。"

"hina的solo啊。"

"……嗯。"

锦户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站在离沙发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开了口。

"那个……村上くん,生日快乐。一直以来谢谢你。今天这么突然就让我说些什么,我似乎也讲不出来太多。"

"总之我很感谢你的温柔和对我的照顾,村上くん其实一直都很帅气的呢。"

"感觉你最近也是累了……希望这个蛋糕能让你稍稍恢复体力吧。"

说着锦户将蛋糕放在桌子上,特写发现上面还写着感谢一类的话。

锦户也走了。

横山感叹道hina真是没白疼户くん啊。

最后轮到丸山。

"BGM要什么啊?"

"啊,那个先等一会……"

横山立即换上了生无可恋脸。

丸山走上前看了村上几眼,眯着眼笑了。

"信ちゃん毫无防备的样子已经好久没见过了呢w"

"很早很早前就跟着信ちゃん了呢……那些日子真是既快乐又难忘呢。"

"之前给你过生日时还是吃着你做的意面度过的呢,但是现在我们都成为了立派的人。"

"嗯。"

"生日快乐,信ちゃん。"

"……"

"然后呢,礼物呢?"

"那个……我准备的是一个新的一发技,信ちゃん不醒我也表演不了啊。"

丸山有点窘迫,抿着嘴捏着自己的手指。

"那你把你送给他不就好了吗,跟着他回家,晚上给他表演一发技……BGM就给你们选上【爱でした】了。"

然后横山调大了音量。

"别别别别这么大声啊QAQ,信ちゃん会醒的。"

然后村上就真的醒了。

然后花了一秒就理解了状况。

然后,然后就遵循着游戏规则,一起愉快的吃饭去了w。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丸山如愿地表演了他的一发技,虽然眼中含着泪花。

大家又吃又喝,玩得不亦乐乎。

酒醉半酣,村上向横山伸出手。

"礼物。"

横山一愣,随即笑了。

"给。"

递上了一直在拍摄的DV机。

"生日快乐。一直以来谢谢你。"

村上被突如其来的感谢吓得一愣。

但随即又挂上了笑容。

"一直以来,谢谢你们。"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