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于Masaki美颜的ice

"如果说ARASHI是一场梦的话……"
"拜托了
请不要让这个梦醒来……"

【BJ】爱即是疼痛(横all向be八题)

锦户亮生日快乐!!!
与主题不相符的be向
我居然还记得这个坑🌚🌚🌚
以上,食用愉快




"三班的横山可不得了了呢!听说仓子女神给他递情书了呢!"

"那个三年生的黄毛横山?不过也难怪吧,他是篮球部的主力,仓子是篮球部助理,喜欢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啊啊好可惜啊!我也想被仓子女神用那样娇羞可人的表情递情书……"

锦户亮碰巧听见,并没有留下听完男生们的对话,匆匆跑回了自己的教室。

男生们对话中的横山是他的表哥,比他大两年,跟他在同一所学校上学。

锦户回到座位上,上课铃声响起,是他最喜欢的英语课。不知为何今天他却有些心不在焉。

"喂!锦户!喂!"

"啊!是!"


被老师点名的锦户一个激灵,才察觉到自己自从坐下就一直在放空。

"今天你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是身体不舒服吗?"束着长发的英语老师涉谷满脸疑惑,大声地问他。

或许是被老师的大嗓门震得有些耳朵疼,锦户真的开始有点不舒服了。

"……抱歉,老师,我去一趟保健室。"

……………………………………

锦户学校保健室的床是相当舒服的。锦户躺了一会,很惬意,身体也舒服了许多,于是就不由得开始想最近和横山的事了。

横山是篮球部的主力,篮球打得好人也长得好看,每次打球都有许多女生来看。但却因为染了一头亮眼的黄毛,风评不是很好。再说锦户虽说长相好看同时学习也好,但他的那一直都像是在生气的严肃表情和桀骜不驯的性格让不少女生都对他敬而远之。

锦户是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和横山的表亲关系的。毕竟到了这个年纪,像他这样的优等生,是不可能和染着黄毛小混混似的,并且都高中三年生了还不努力学习的横山有什么牵扯的。

一开始横山的篮球赛他也会去看。但有一次横山多事地冲他挤了个笑脸挥了挥手,结果被旁边的女生问诶锦户君和横山君认识吗之后,扔下一句"我跟那家伙什么关系都没有!"就逃之夭夭。

在那之后锦户就不去看横山的篮球赛了。甚至连放学也刻意绕开横山。觉得这样就不会被别人知道两人的关系。

其实初中时锦户最景仰的就是横山。那时他还会跟横山抱在一起捏他白花花的腹肌;看横山帅气洒脱的灌篮;还会和横山一起吃西瓜,张着嘴等横山喂他。

也不知是中二病还是什么奇怪的青春期综合症,现在的锦户看到横山就下意识地想要避开。

无论是那惹眼的金发,还是依旧健壮的背影。啊,还有那张臭屁到不行的俊脸。

不想与他有联系。

不知何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仿佛越是不愿意让人注意到两人的关系,自己就越是在意横山的所作所为。

这一阵,锦户一直徘徊在三年级的门口,偷偷观察着横山。看着横山和同是染了金毛的小个子勾肩搭背,和长着虎牙的班长打打闹闹,甚至连横山买的午餐面包的馅料,锦户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目的是什么自己不知道,动机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呐,Maru,对一个人越是不想扯上关系,越是想要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曾这样问过班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丸山。

"诶?亮亲这是恋爱了吧?快告诉我对象是谁,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们喜结良……"

"哈?怎么可能?你脑子坏了吗Maru?"

结果是又开始掩饰,反而让丸山在内心里确定了自己有喜欢的人。

就算有喜欢的人,那也不是横山。

想到那张臭屁的俊脸,锦户翻了个身,将床单狠狠攥在手里。

但今天很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心脏跳动的频率很不正常。太阳穴也在突突地跳。

骗人的吧?我不会真喜欢上横山那混蛋了吧?

不不不!他可是我表哥啊!兄弟相爱什么的真的好恶……而且这也是不合乎伦理的……

而且刨去他是我表哥不说,我怎么会喜欢那种人啊?我们学校可爱的女孩子那么多。

二年级的村子,眼睛大大的很可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同年级的昴子也不错,对了还有三年级的仓子……

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之前男生们的对话。不知为何心中荡漾起失落感。

"……是啊,仓子已经和横山告白了啊……"

很意外,不是对仓子,而是对横山已经有了仓子这件事,涌起了失落感。

等一下???

对横山有失落感是怎么回事?这不就好像我喜欢的是横山一样了吗?他可是我表哥啊,再说我也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锦户一下子慌了神,从床上坐起,想要平复自己再度飙升的心跳。

我可是普通地喜欢着女孩子的啊,像二年生的村子……!

不知为何,脑子中却全是横山的脸,那臭屁的俊脸在脑中挥之不去。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锦户抱住头,似乎急得要哭出来。碰到多难解的题都没有急成这个样子,这次却因为横山那混蛋……

啊!该死的横山裕!我才不可能我会喜欢上他呢!

锦户又躺回了舒适的床上,这回那柔软的床垫却没能平复他的心情。

为什么我那么不想承认亲属的关系呢?只是单纯的讨厌这个表哥吗?

不,我曾经也是尊敬他的……可是到了高中后就觉得他这样的人很不成熟不想混在一起……

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我还要去关注他呢?

那,那时因为他是我的表哥……还是曾经景仰的人。当然要看看他平时在做什么啊……

那为什么今天心跳会如此加速?

是因为仓子吗?

我和仓子学姐并不熟啊。好像并不是这样。

还是说。

实际上我已经——

喜欢自己的表哥,很久了。

啊啊啊怎么可能啊!!

所以我在吃仓子学姐的醋。

不可能……的!

心跳,停不下来。

可是就算是这样,仓子学姐和横山都已经开始交往了吧……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

狠狠抓乱自己的头发,锦户又一次扑在床上。

心脏,扑通扑通的,有点痛。

……………………………………………………

熬到放学,有些恍惚的锦户正要下楼,却不小心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摔下了楼梯。

这一下摔得确实够狠,膝盖像针扎似的疼。锦户试着爬起来,却发现手肘也受了伤。

该死,都是横山的错。

"……户くん?"

更该死的是,横山正好经过。

"怎么了户くん?摔得这么严重?"横山走近锦户,"最近你放学都不和我一起走了,发生什么了吗?"

说着伸出手,去抓躺在地上的锦户的手。

户くん是横山对锦户的昵称,出了横山外几乎没有别人这样叫他。

可是现在,这个叫法只会让锦户更加混乱。

"……不用管我……横山!"

锦户加重了语气,想要让横山赶紧离开。

"可是你明显爬都爬不起来了。这时候就不要逞强,依靠一下大哥的我吧。"

大哥……又自称大哥,明明只比我大两岁而已。明明自大又脑子不如我聪明。

我厌恶作为表哥的你,更厌恶厌恶你却纠缠不休的自己。

可以的话真想永远见不到你,触碰不到你……或许这样,我就能……

就在此时,两只手交叠了。

"……好痛!!"


尖锐的疼痛,像是被玻璃碎片割开那样的疼痛,从两人紧贴着的手掌间传来。

吃痛的锦户大叫出声,甩开了紧握着他的横山的手。

横山被在他看来过激的锦户的行为吓到了。

"……户くん?"

锦户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但比起疼痛,他更想赶紧逃开,不想再看见横山的脸。

"……没关系的,手受伤了而已……"

"还是去医务室……"

"不用管我!!"

大喊出声后,锦户硬是踉跄着站起身,丢下呆愣的横山,落荒而逃。

心脏跳着,扑通扑通地,很疼。

锦户一路跑到家,打开紧攥的拳头。

里面没有任何伤口,割裂般的痛楚也早已褪去。只是心跳停不下来,鼓动着,疼痛着。

比膝盖的疼痛更甚。

锦户想到了横山惊愕的表情,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干巴巴地笑了笑。

"好像会疼的……只有我……啊……"

不知是生理上的泪水还是委屈的泪水,就这样夺眶而出。

…………………………………………

横山和仓子好像开始了正式交往。

心脏依旧突突地痛着。

为了不与横山碰面,锦户干脆跟学校请了假,躺在家里吃着楼下阿姨做的炸鸡。

望着天花板,横山的脸又浮现在眼前了。

啊!不能去想他,不能去想他!

这时门铃响了。

"小亮啊,把这些炸鸡给你的表哥送过去吧,他不是也爱吃吗?"

"诶?啊……那个,我……现在不是很方便……那个,能不能叫别人……"

"啊你这孩子真是的……是不是又跟表哥闹矛盾了啊?"

"……不,不是的,阿姨!"

"那就拿好,赶紧送过去哦,凉了就不好吃了!阿姨还有别的事,先回去了哦!"

"……好的!阿姨……"

锦户手里提着阿姨送来的炸鸡,愣住了。

去见就去见!有什么可怕的!

在奇怪的自尊心的催促下,锦户破罐子破摔地走向了横山家。


……………………………………


横山的家和锦户挨得很近,锦户几乎没走几步路就到了。

出于"总得找个理由要不就不好糊弄过去"的奇怪廉耻心,锦户把炸鸡的塑料袋装捏的皱皱巴巴,努力想着该如何开口。

咕咚,咽了口口水。好不容易舒服些的心脏,又开始了疼痛。

锦户又捏了捏早已不成样子的袋子,用力按响了横山家的门铃。

"啊?是谁啊?"伴随着熟悉的声音,门吱呀打开了,出现的是半裸的横山。

"户くん……?话说你最近是不是没去上学啊,在学校完全没看到你。"

横山对于锦户的来访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啊……楼下的阿姨做了好多炸鸡……这些让我送给你。"

好不容易张开了嘴,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比平时沙哑,还带上了些许颤音。

"这样啊……那我也分给仓子一点,她很爱吃东西的。"

不知为何,本应是很平常的语句,心脏却仿佛瞬间停跳了一般。

"……啊……对,对了,话说横山你……你跟仓子学姐交往了对吧……恭……恭喜。"

想要挂上笑容说出这句话,但不知为何面部僵硬,话也完全连不成完整的句子。

心脏又开始剧痛,似乎要爆炸。

"户くん?"似乎看出了锦户的不对劲,横山伸出手抓锦户的胳膊。

肌肤接触的那一瞬间,被千万根针扎的痛楚从接触的地方飞速蔓延。

"好痛!!"

塑料袋掉在地上,炸鸡块滚落一地。

愤怒,羞耻,悲伤,很多种情绪涌上来。

"都说了不要管我了!!"

锦户甩开横山的手,飞也似的逃脱起来。

如果我们不是表兄弟就好了。

胸口剧痛,喘不过气。

如果你拒绝了仓子就好了。

"啊啊啊啊——!!!"

这样的话,至少现在。

这份疼痛会减少一些。

我真的最讨厌你了,横山裕。

不只是疼痛还是委屈,锦户一道上无声地哭着,也不顾行人诧异的目光,飞也似的跑回了家。

在那之后,锦户就再也没去找过横山裕了。

………………………………………………

在那以后又是半年。

锦户并没有像横山解释缘由,横山也并没有多问,毕竟他高中三年级,也到了必须拼上一切的时候了。

似乎仓子的目标是东京的一所大学,为此横山也拼了命地补课,锦户时时能从图书馆的角落偷偷看到他焦头烂额的样子。

明明一直都是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春天。

高中生活的日子结束得很突然,就像断了线的门帘的珠子,啪啦地滚落在地上。

横山毕业了,和仓子一起搬去了东京。锦户不必一直躲着横山了,也不必因为横山而感到痛苦了。

似乎那个夏天的疼痛和争吵也随着樱花飞舞散去,不复存在。

跟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又是一天与同学们有说有笑后,锦户诧异地发现了等候在门口的横山。

"ya,户くん。"

面前的横山一副清爽的样子。头发染回了黑色,穿着时尚的浅色长衫,还带上了副圆形眼镜。

"头发……怎么了?"

"啊,这个啊。"横山不好意思地笑笑,"东京房租很高,想要找个兼职,染发的话不太好找工作。"

"……这样啊。"

两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为什么想到来学校了?"

"……想要看看母校……还有就是想和户くん聊聊天。"

"……"

"……呐,户くん。"

"……嗯?"

"我之前……是不是太把你当小孩子看了?"

"……"

"……总感觉很抱歉呐,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的感情。"

"……"

"……我也想了很多,关于我们的事情……我们从小就在一起,我总是认为做你的兄长就是理所当然,完全没有顾及户くん的心情。"

"…………"

"我虽然不确定户くん的想法,但确实能理解户くん的心情……一定很不舒服吧。"

"……"

"呐,户くん……我还是一直把你当做我最亲的弟弟,所以就算是有过这样那样的摩擦,我还是想要和户くん和好如初。"

说着横山停下了脚步。夕阳打在他乌黑的头发上,微风吹过,几朵花瓣落在他的肩头,不知怎的,竟有种很强的不协调感。

长时间未曾痛过的胸口,突然间疼痛得仿佛窒息。

"……嘛,无所谓的吧,这种事。"沙哑着嗓子说出这句话。

"户くん?"

"……快点走了,真是的,邻居家的阿姨还一直说很想见你呢。"

"……诶?啊,哦。等等!为什么突然走那么快?"

"我实在不想在看见你这张傻脸露出的白痴表情了!你连自己肩膀上落上花瓣了都不知道吗?"

"……呜哇!真的有,突然这么凶干什么啊……我只不过想要和你聊……"

…………

樱花飞舞。

总有一天这份疼痛也会痊愈,溶解在三月里吧。

迟早有一天我,我们也会被夕阳,樱花,这座城市的一切的一切所吞噬。

只有这份爱,将永远不会实现。

the end.






沉迷竹马(小姐姐)无法自拔
这两个人太可爱了,忍不住画了性转(咦?)自设有
第一次指绘,手残,画不出她们一半可爱

马戏团风的murako小姐姐

她真的太好看了我画不出她的一半好看😂😂😂

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半身鹤球

已经被我玩坏了😂

鹤:"ya~吓到了吧!我从锻冶所跑出来(遁地)见你了哦~"

我:"拜托了求您回去!"

许愿鹤丸。

夏天……呢

就是要吃着冰棒打游戏呀

第二张自设性转注意

存一个设定

【雏仓\仓雏】乱


标题大概是这个↑




BG设定,关系乱有,私设有,糖八仓雏碧池情节设定有。




…………………………




"呐呐仓子今天来学校参观的社长好帅啊~啊~已经完全沦陷了。"






"……哦,是吗。"仓子抬起头,看了看餐桌对面捧着粉红色脸颊眼睛闪闪发亮的村子。






"仓子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我们学校附近那家大会社的社长呢。人长得帅又有钱,简直是是村子的type~"






"……我吃饱了。"仓子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起身收拾了碗筷,径直向食堂外走去。




"喂仓子!仓子!啊~真是的,都不听人家好好说话。"村子看着远去的仓子,有点生气地鼓起嘴。




却不知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某个人尽收眼底。




................................



村子是个碧池。

仓子一直都这样想。









角色设定↓


壁咚学长  大仓
同校的学长,仓子的男神。
实际上是个见到可爱的人就要壁咚的怪人。(壁咚过被仓子胁迫女装出门的村上)
很喜欢村子。知道村子并不喜欢自己还要和自己交往后也并无反感,觉得这样子就好。
和村子上过一次床。
分手后大哭了一场,还跑去村上的别墅哭诉(壁咚事件后两人成为了朋友)。
"村子。"






社长 村上
喜欢猫,有洁癖,年轻有为的社长。出于对仓子的抱歉(仓子自述村上醉酒后与她发生了关系),一直照顾着仓子,对她"唯命是从"。给仓子买了别墅。后来慢慢喜欢上了仓子。
"我不喜欢卖弄可爱的女孩子,也不喜欢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但是,我喜欢仓子。"
被生理痛的仓子赶出去穿着女装买内衣时偶遇大仓(壁咚),两人成为好友。
最后和仓子坦白心意,两人喜结良缘。









村子

大概是个碧池。先是喜欢村上,但得到大仓的追求后果断开始了和大仓的交往。说不上到底喜欢谁,也许是帅哥都可以吧(笑)
知道自己的可爱之处,充分利用这一点夺走了大仓的芳心。
和仓子算是死党,并不知道仓子喜欢大仓,最后和大仓分手。大概比起大仓还是更喜欢仓子吧。
和仓子在学园祭上坦白心声,重归于好。
"我才不可爱呢……仓子。我是世界上最卑劣最狠毒最让人讨厌的人……但是只有仓子……不想被仓子讨厌。"







仓子
碧池二号。自称没有自己在床上俘虏不了的男人。情史很多,在学校是高冷的女神形象。喜欢大仓却被村子抢先。但是偶尔遇到了醉酒的村上,带回家后伪造了两人发生了关系的现场。享受着村上的"赎罪",也会提出许多过分的要求。
但两个人的关系紧密导致互生情愫,仓子慢慢喜欢上了村上。
学园祭之后,仓子接受了村上的告白,两人走到了一起。






一直觉得两位小姐姐适合又婊又可爱的设定(碧池怎么啦?碧池多可爱啊!)先记下这个脑洞……


有机会了……


大概会写吧……


……嗯

亲爱的二宫先生34岁生日快乐!



曾经入坑是因为觉得二宫先生颜很可爱,现在觉得二宫先生简直是撩妹大手!!(来自黄苏的咆哮)


有的时候感觉岁月对二宫先生真是偏爱——岁月润泽了他的目光,却不曾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在二宫先生高中生般的外表下,那浅褐色的眼睛流露着岁月带来的成熟感和温和。


总有人说二宫先生比以前变得更加圆滑,人情世故了。但在我看来,二宫先生永远都是那个有些阴郁却又活泼的少年。


我的碟到了,滚了一遍。感觉无论是之前的秘密,还是现在的秘密,二宫先生的活泼感都是从未褪去的。

正是因为这份活泼感和阴郁感交织,少年感和成熟感交织,才塑造出了这样的二宫先生吧。

Yoko尼酱生日快乐!

最近尼酱的颜真的太逆了(  ˃᷄˶˶̫˶˂᷅  )让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首歌……听的时候感触颇多……

青空之下,我们又何尝不是追寻着明天呢?

虽然会迷茫,但是一直都走在前进的道路上。

有些事情,真的是随着年龄增长才能体会。


真的。

喜欢上岚,真的是太好了。

【sa】荞麦面先生【壹】


对,你没有看错,又是新坑。

舌尖上的sa

看到家里人做面吃,突然想要写了

最近挺忙的,不知道啥时会有有下一章

招待不周,请享用吧!

。。。。。。。。。。。。。。。。。。。




"……唔……嗯……是这里吗?"


樱井手中攥着弟弟写给自己的字条,抬着头疑惑地看着面前店面的招牌,再度拿起字条确认了一下。


【葉亭】


那娟秀的字分明地写着荞麦面店的名字和这家店的地址。


樱井扭过头,东张西望,看看是不是自己找错了,周围是不是有这样名字的店。


可是周围一排排的发廊和首饰店告诉樱井,他的GPS并没有出错。


他不由得犹犹豫豫地又向店里望了一眼。


没错,还是和他质疑人生之前一样,店里只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哥,安安静静地擦着杯子。


没有穿着T恤,带着白帽,忙着把面的水沥干的满头大汗的大叔。

也没有什么客人。

只有一个默默擦杯子的小哥。

这哪一点跟老字号本土第一养生荞麦面店这几个字挨边啦!

真的有传说中超好吃的荞麦面吗?

虽然这样说着,樱井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打扰了,请问现在是营业时间吗?"

"啊,欢迎光临。"店里的小哥抬起了头,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请到这边坐。"

樱井这才慢慢挪到了一张离这个小哥比较近的桌子坐定,抬头环视了一圈店内的装潢。

很古朴,也很干净。店面不是很大,却显得宽敞。淡雅的浅棕墙壁配上鹅黄色的吊顶,桌板是清一色的米白,椅子又都是木制,能看得出店主人确实为这家店下了不少的功夫。

"……真是个漂亮的店啊。"樱井不禁感叹道。

虽然自己至今为了尝遍全日本最美味的荞麦面去过了不少地方,但这样素雅的荞麦面小店还是第一次见。

这次听了居住在这附近的自己的弟弟的介绍,来到了这样一个完全不像荞麦面店的荞麦面店,而且店主小哥的身形,完全不像是会做荞麦面的样子。

樱井盯着荞麦面店小哥细瘦的手臂,出了神。

"客人你要点些什么呢?"荞麦面小哥有些哑哑的声音让樱井回过神来。

"有什么推荐吗?"樱井打开放在一旁的菜单。果然如同这家店一样,干净素雅。

"啊……推荐的话,这个。"

一股淡淡的柚子香突然凑近,毫不吝啬地钻入樱井的鼻子中。

樱井稍微侧了下脸,映入眼帘的是荞麦面店小哥栗色柔顺的头发和纤长的睫毛。

"这个。柚子冷荞麦。"

"哦,哦!"盯着小哥出神的樱井发觉自己的目线不对劲后,赶紧将视线转到菜单上。

然后就看到了一只超级好看的骨感的手。

天哪这个小哥哥是要帅上天啊。

"那就……柚子冷荞麦。"

"好勒~"

突然干劲十足的荞麦面小哥走到前台,将一旁刚刚煮好的荞麦面捞出来。挽起袖子,露出细瘦却结实的手臂,十分干练的用力震了下手肘,沥干了水,又在冰水中飞速地过了一下。

随即他又行云流水地将荞麦面装盘,摆好蘸面的面汁,单手端着,像是西餐店里的服务生一样轻巧又优雅地将荞麦面送到了樱井面前。

樱井因眼前的景象怔住了,举起筷子小声说了句象征性的"我开动了"就端起了碗。

而荞麦面小哥却站在他旁边微笑着看着他。

樱井更加不好意思,夹起荞麦面就往嘴里送。

"唔!"

嘴中扩散开来的香气和柔软细滑的触感顿时使樱井眼中放出了光彩。

简直就是一颗爆发的美味炸弹!!浅浅的柚子香,混合着荞麦特有的味道,简直是梦幻般的共演!!

并且温度也是那么讲究,冰凉中还带着些许没褪去的汤的温度,是让舌头舒适的,恰到好处的温度。

不仅是舌尖,甚至大脑也开始了痉挛。

这个荞麦面,这个荞麦面——

"超绝好吃!!"

樱井的一双大眼睛都在pikapika闪着光。

"这可是我的荣幸。"

"难怪叫柚子冷荞麦……简直好吃到离谱啊!"

"准确来说是柚子皮冷荞麦啦……不过,我更推荐你蘸一下面汁哦。"

"这样吗?"樱井又夹起一些面,蘸了蘸看起来有些淡微微泛着浅绿的面汁。

"唔!"

一入口的那一瞬间,樱井仿佛看到了广阔的农场。

轻快奔腾着的小羊,碧绿的草场。羊肉是那样鲜美,菜汁是那样甘甜。

入口的瞬间,仿佛在品尝整个自然!

"……这个是……这个是……羊肉汤!还有西芹!"

"客人您真的味觉很敏锐呢!"荞麦面小哥睁大眼睛鼓起了掌,"难道是美食家之类的吗?"

"细细熬煮的羊肉汤,用甜味增调味,再加上盐渍过的西芹汁,掩盖了羊肉的腥臊,只留下鲜味,就像是把整只羊融进汤汁去……恕我直言,先生家原本应该是开中华料理店的吧。"

默许了小哥赞美自己的话,樱井带着ドヤ颜说到。

"诶诶诶其实是超能力者!?"小哥更加惊讶,瞪大双眼凑近樱井急切地问。

太近了太近了!

樱井有点吃不消荞麦面店小哥的这一套,有点难为情地别开了脸。

"并不是超能力者啦……其实我只是区区一介荞麦面爱好者……"说到这,樱井又扭回头看着相叶,"但是,恕我直言,这道冷荞面虽然接近完美,却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嗯嗯!"相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拿出笔想要记录。

"首先……"

"对不起先失陪一下。"

这时有几个常客走进了店内,小哥只能先放下笔记本挽起笑容迎上去。

"欢迎光临。"

被冷落了的樱井有些小情绪。

"……ba桑。"

嗯嗯?

我好像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了。

是什么……ba……

诶……

soba?!

荞麦面先生吗??

樱井故意吃得很慢,偷偷听着"荞麦面先生"和那几个人的对话。

然后樱井就了解到荞麦面先生是一家中华料理店的大儿子,自主跑出来创业,还干过一段时间的调酒师。

原来如此,荞麦面先生的这一身行头估计也是从调酒师那一行带来的吧。

看着soba先生有条不紊的行动,樱井"嘿嘿"地笑了出来。

似乎察觉到了樱井的视线,"soba先生"带着略有歉意的表情走了过来。

"抱歉抱歉……那些人都是鄙店的常客……请问先生您的名字是?"

来啦!

"樱井翔,叫我sho就可以了!"

看到"荞麦面先生"走近了的樱井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大声地说了出来。

然后"荞麦面先生"就有些吓到了,两只手吓得往胸前紧缩。

好像……小兔子。

"……啊!那个,我是相叶雅纪。总之感谢樱井先生今天的光临……啊不对,应该叫sho才对……可是叫本名又太失礼……"

听着荞麦面先生可爱的碎碎念,樱井不知道怎的就握住了他的手。

迎面对上荞麦面先生的脸,清秀又不失帅气,带着些许的少年气,但又满满的都是岁月的味道。

尤其是那双漆黑的眼睛,笑起来黑得不见眼白,像是要把樱井吸进去似的。

"对了!"似乎并没有在意樱井的这一举动,荞麦面先生还回握了几下樱井的手,"就叫客人您shoちゃん好了。"

"而且,请务必!务必再光临鄙店!我正想要改进这道荞麦面呢!"

"啊,好,好的……soba……"

握着相叶热乎乎的手,樱井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把自己给这位先生冠以的"外号"叫出口。

这位"soba先生"不是荞麦面先生,而是aiba先生啊。

"怎么了么?"

看着aiba先生毫无疑虑的亮晶晶的眼睛,樱井如释重负地长呼了一口气。

没有傻乎乎地叫他的名字,真是太好了。

………………………………………………

在那以后两人就熟络了。不仅是樱井总跑来相叶这里吃荞麦面,有时相叶的弟弟来代班,休假时也和樱井悄咪咪潜伏到别的荞麦面店"偷师学艺"。

"我一直觉得这家的荞麦面的蘸汁很爽口,应该是加了甘草一类的植物。"

"嗯……甘草,还有之前那家的贝类高汤,感觉都是和柚子很合的崭新味道。"

"怎么样,要不要今天就改良试试?"樱井拨弄着碗里最后的几根面条,扭头问相叶。

"嗯……果然还是算了吧。"相叶摇了摇头,拿起一旁的餐巾纸擦了下嘴,又整整齐齐地将纸叠成原样,搁在一旁。

"相叶さん为什么对柚子这样执着呢?"樱井没有注意到相叶的动作,草草吃完了最后几根面条,放下筷子,起身去拿餐巾纸。

"因为……啊,shoちゃん,那是我用过的……"相叶犹豫着,抬头却看到正要拿起自己用过的纸巾的樱井。

"啊啊啊对不起!"樱井有点惊慌,连忙拿起旁边洁净的纸巾坐回了原位。

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为什么我会一瞬间想到这样就是和aiba先生间接接吻啊!

对自己的想法害羞到难以言喻的樱井,不禁红了脸,假装把弄着手里的纸巾,不去看相叶的脸。

相叶却没有在意,只是嗓音沙哑地缓缓开了口。

"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樱井不由得抬起了头。映入他眼里的,是那漆黑的不见眼白的眼睛中璀璨的星河。

"那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柚子。"



tBC.